Saturday, July 31, 2010

妹妹,妳快樂嗎?

子女在很多父母心目中都是最好的,父母們都當他們如珠如寶,而且喜歡子女吸引眾人目光,因此,才會有家長A向家長B有意無意談及子女的威水史。

猶記得姪女出世不久,弟弟說過一句話給我非常深刻的印象:「佢唔駛要好叻好勁,最重要就係日後開心與及做一個好人。」希望她開心,希望她做好人,就這麼簡單。但,很多父母不寧願子女平平凡凡。

Friday, July 30, 2010

三年

思前想後,究竟應不應在這裡寫這題目,最後都決定寫,作為一份紀念吧!是的,我終於完成這三年的半工讀課程,拿到人生的第二個學位,而且還很符碌地得到一個喜出望外的成績。首先多謝各位曾經給我祝福的朋友們--無論這裡的、現實生活的、過去式的。

對,我一直沒有打算更上一層樓做一個專業人士,因為目標早定年紀不輕,在現時的工作範疇中這個第二學位對我有所幫助就夠了,所以,這次可算是正正式式鬆一鬆,短時間內都沒有再進修的打算。

Wednesday, July 28, 2010

情濃的《唐山大地震》

首次接觸這部電影是我在看《分手說愛你》之前的電影預告,那一刻很震憾,還很感動。於是,我告訴自己要看這電影--哪怕我非常眼淺。結果,我當然有流淚。

選擇在電影中心看晚上七時十分的那場,也估不到全場爆滿,而且更估不到是蠻多年輕人。看畢電影,往吃米線,同店有一班我相信是大專生的年輕人,也在討論這電影。我的感覺是:電影的英文名字改得較好,After Shock。

Monday, July 26, 2010

喪食東京遊之大魚大肉(下)

作為本人是次日本之旅係咁食的高潮位所在,再次感激飯糰先生的好介紹,同時亦是我咁大個仔食過至貴一餐。位於銀座的唐人凧,吃的,是松阪牛肉放題兩小時包飲包食,盛惠11,500Yen一位。

本人去旅行捨得吃貴一點,但本人的『貴一點』都未試過貴到呢個地步。不過,到達餐廳,竟然有一間私人房間,三個人可以面向銀座夜景享受晚餐,未開餐先感動:

Sunday, July 25, 2010

是你主宰他們的未來

今天跟朋友到九龍公園游泳,因為室內池被租用,所以泳池滿客,要等有一批人走才放新客入場。當很多人都乖乖排隊之際,有一位三十幾歲的母親帶著一名約七、八歲的兒子,不排隊,在旁邊的欄杆大聲表示不信泳池客滿,堅持要進場。

那名刁婦竟然帶著兒子走過欄杆,指使兒子將八達通拍上閘機,迫那些人給他們進入。那些守閘門的員工都係打份工嗟,無佢符買佢怕就俾佢入,然後有一名相信是她的丈夫的男子極無面頭耷耷表示不認同太太做法的男子被迫跟著進場。

Saturday, July 24, 2010

喪食東京遊之刺身壽司(下)

放在最後總有其原因!是次介紹兩間都有點歷史的店子,能夠迄立不倒總有其原因吧!但肯定的是:你番黎香港,想食壽司之時,的確要諗一諗。

先介紹呢間,創業自明治四十三年的壽司初總本店位於淺草,裝修簡單而有風味,最重要當然食物,咁,睇睇喇:

Thursday, July 22, 2010

羅敏莊的《一顆恨嫁的心》

我久不久都會檢視一下此地盤的收視率,我所指的是內部文章的收視率,偶爾會發現一些舊文章的收視率不俗,就很有興趣了解一下是什麼原因。最近發現是這篇,原因?我當然知道:因為她最近在歌唱節目的演出令人發現她原來唱得那麼好。她是羅敏莊

一直希望介紹這張唱片,今晚心血來潮,就寫一寫吧!這是羅敏莊的第三張個人大碟,一九九七年推出,封面是這樣的:

Wednesday, July 21, 2010

喪食東京遊之???

不是特別版,而是有些吃過的其實也想告訴大家一下。另一方面,其實也想讓大家知道,基本上日本想平平地食,一樣可以,咁,水準又如何呢?

首先出現的是早前直擊報導已經曝光的,沒錯,那個便當。到日本不吃便當是一件極可惜的事,因為,便當並不特別便宜,雖然飯是冷的,但那份設計那份味道而且材料的豐富,是絕對值回票價的。

Tuesday, July 20, 2010

夠喇!林峰!

(注意:以下是一篇絕對不適合林峰粉絲閱讀的文章,請勿自尋不快,這網絡世界上有很多林峰的照片等你們收集,又或者你們可以去K唱爆林峰的歌,又或者去TBB喪Click林峰個Blog令佢變番第一。)

(致一眾希望炸爆此Blog的林峰粉絲:若果你們連一篇主要寫你們偶象被電視台過度曝光、清楚寫明「錯不在他」的文章也容不下,而做出一連串有辱你們偶象聲譽的行為,請便。網絡世界如此大,若果任何不喜歡你們偶象就要對其進行報復批判,我建議你們正面地向不喜歡他的人推介他有多好,好過做一些影衰他的行為。多謝。)

Monday, July 19, 2010

喪食東京遊之刺身壽司(中)

迴轉壽司,香港食的話大家期望不會高,到日本,你自然期望是是但但一間都贏香港大部份食店成條街。是次旅程食過兩間,不如又睇睇得唔得?

兩間呢,一間係早就想去食,一間係行過想食入左去,先介紹偶遇果一間先,位於橫濱Queen Square入面的三浦三崎港


Sunday, July 18, 2010

大驚小怪?

香港,一個國際大都會,希望很多地方都做到一個國際大都會應有的水準,不過有些東西是否有國際大都會的視野就值得商榷,例如,娛樂記者的水準。

我明白,道德標準人人不同,而且什麼才叫應有的個人操守亦有不同看法,但近年有些大驚小怪的情況,實在讓人失笑。

Saturday, July 17, 2010

喪食東京遊之麵麵麵(下)

拉麵者,想知有幾多花款,自自然然諗住要去拉麵博物館。位於橫濱拉麵博物館,並不易搵,外表亦不起眼,入場之後地下似超市多過似博物館--介紹拉麵史與及相關東東的部份,著實略嫌簡單兼沒趣,當然,你想買很多跟拉麵有關的東西或者買個拉麵番屋企整,呢度絕對不缺。

不過,好玩的地方在B1與B2:一整個懷舊日本街景,當中有好多間不同地方拉麵店,有得睇有得食。

Friday, July 16, 2010

內地團與惡導遊

先再懷疑因為被迫購物不准離開商店而心臟病發的前國手,之後再來一單女導遊鬧爆你不購物再恐嚇你今晚無酒店住事件,好像突然間香港旅遊業形象大受打擊,然後相關人士立即跑出來回應。一切看在眼裡,事實表面上旅遊業形象的確受了打擊,但問題究竟出自哪裡呢?

別單純的像某些人只指責那位珍姐不知所謂,不妨想想她的回應:「大家都係搵食。」

Thursday, July 15, 2010

喪食東京遊之刺身壽司(上)

是的,到日本,怎能不吃壽司?同樣分幾篇,因為在日本怎會只吃一兩餐壽司魚生?其實很多朋友都知,在日本是是但但食一餐,俾個『板長』價,得到可能已經是高好幾班的質素...

當然,同樣在日本都有高有低,打頭陣,是之前都提過:等餐死,食落好就知道,值!無錯,小弟生平第一次到日本著名的築地市場,得到一次幾眼訓都即醒的美味經歷。

Wednesday, July 14, 2010

喪食東京遊之大魚大肉(中)

哈,原本只有上下兩集,但想起有一餐又不能不提,同樣切合大魚大肉的主題,於是,來個中場插入。

這一餐是放題,是Shabu-shabu與sukiyaki,牛肉與豬肉切得薄薄的一盤盤上,其餘就是蔬菜豆腐與及蒟蒻麵,另外當然是任飲啦,九十分鐘2180Yen,店名叫鍋ぞう,光顧的是池袋分店。講咁多,去片!

Tuesday, July 13, 2010

口香糖:馮曦妤《Sweet Melody》

這唱片買了好一段時間,聽了好一段時間,一直思量怎麼寫聽後感,曾經想過放棄,但又覺得有些東西想寫出來,終於今晚想到了:介紹這張屬於Fiona Fung馮曦妤的第二張個人大碟《Sweet Melody》。

相距上一張大碟有兩年時間,推出的模式亦十分相近:很多Demo很多廣告歌,包裝亦以卡通為主線,今次更加在內頁連她的樣貌都找不到,不過不緊要,買她的唱片也知道,只為靚聲。

Monday, July 12, 2010

喪食東京遊之麵麵麵(上)

當你地期待大魚大肉下集,我又想寫其他!去日本,除左食刺身壽司,拉麵是絕不能缺的!是次旅行食拉麵烏冬都有幾餐,又點可以唔介紹呢?

上集,先介紹呢間梅開二度既拉麵店:一蘭!係我未去日本之前有朋友多次提議我去食的拉麵店,而且杜如風亦有介紹,於是,搵到池袋店位置,囉住杜如風本書,出發!

Sunday, July 11, 2010

喪食東京遊之大魚大肉(上)

呢次主題係食,係咁食不停食,當中有平有貴,呢兩篇係介紹兩餐至勁至貴,與Title亦非常配合:真係大魚大肉。

上半場先介紹係呢個雞泡魚宴,店舖名玄品ふぐ,雞泡魚專門店,我食果間係池袋店,多謝飯糰生訂左位,更好彩係一入到去,有一名識國語既侍應--因為呢位嬸嬸係上海人。

Saturday, July 10, 2010

搔不到癢處的《海洋天堂》

記得那晚看SATC2之前有這電影的Trailer,我立即跟朋友說:「呢部戲講乜架,張Poster係咪李連杰扮龜仙人?」看罷Trailer,很感動,然後跟朋友說:「整乜改個咁既戲名呀?!」

於是,我之後真的看了,以為一定會流淚滿面,結果,眼濕濕而已。問題不是它煽不煽情,而是能不能感動我。

Friday, July 9, 2010

喪食東京遊之買買買(下)

先解答一個問題:究竟我回港之時行李有冇超重呢?答案是,上限廿三公斤,小弟的是廿一點六公斤,順利過渡。

下半部紀錄買來吃的與及藥物,有朋友好奇為乜買藥買到去日本?慢慢睇落去:

Thursday, July 8, 2010

喪食東京遊之買買買(上)


終於回歸!是次六天東京海陸空遊的確是食買玩盡興而返,首先再次感謝島主同遊與及之前做的資料搜集,同時感謝朋友借出Netbook讓我直擊報導,更要多謝果位寫日本人的款待。

對於島主用『狼』來形容我們今次喪食的行為,我只能夠講不能同意更多,但未寫食之前,我都想寫寫今次唔買唔買買一堆東東回來,上半場寫一堆唔食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