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 2017

我需要認真再看《四重奏》

首先需要講講:由於本人沒有賣TV塞爬,故此在網上看《四重奏》是看得頗辛苦,因為我住的地方上網速度慢(睇開我就知點解),對於欣賞這部劇的確有影響,因為,這不是一部你可以分神去洗手間再睇都跟得到,只要看漏了字幕,一下子可能就錯過了那段戲希望帶給你的東西。

縱使如此,我還是很喜歡這劇——就算結局來得淡淡的,就算有朋友看到最後有點失望因為沒有他期望的愛情結局,但這劇正正為一眾三十來四十歲的人,想想究竟我們是不是忘記了一些生活上的細節與及情趣呢?

故事源於真紀(松隆子)的丈夫失蹤了,真紀的家婆一直懷疑真紀將兒子殺死了,所以找來阿雀(滿島光)接近真紀,而同時別府(松田龍平)及家森(高橋一生)又「剛巧」同時在卡啦OK遇上真紀,四人都是玩樂器的然後談起覺得投契就決定組合一隊四重奏組合。於是,四個各自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的人住在一起,開始互相認識,各自的過去亦慢慢揭開。

其實除了真紀是一個有名凡小提琴演奏家之外,其餘三人一直都過著不太順利如意的人生:阿雀堅持玩樂器而他帶著一個不愉快的童年,因為父親將他塑造成超能力女孩上電視欺騙別人後來被揭發;別府出自音樂世家但最沒有成就的一人,家人與旁人的目光與壓力讓他活得很不快樂;家森早年婚姻失敗,生活潦倒跟兒子無法見面。

幾個失意人都是愛音樂的,這樣走在一起,無論背後目的如何,他們深知,他們很享受組團的時光,享受演出,希望真的可以成功,將Doughnut Hole發揚光大。

劇集就是慢慢將各人的秘密揭開,節奏不快,著重細節,著重角色的互動。就像第一集四人住在一起吃的第一餐,主菜的炸雞,阿雀自動波地將檸檬汁加在炸雞上,家森立即發表一段偉論:為何一定認為吃炸雞要加檸檬汁?有沒有想過有人不喜歡呢?那段戲,花上好一段時間,對白很多,各人就此話題發表不同的意見,我可以講沒有看過幾多劇集夠膽這樣寫這樣演,但對我來說,啊,有意思有意思,我們日常生活中有幾多約定俗成的事大家自動跟隨呢?正如家森的兒子說,吃炸魚若果可以接受加醬油或沙律醬的會較受歡迎——這是媽媽教的。

另一件事讓我對這劇集喜愛的,是劇情沒有那些「應該要咁」的處理:例如阿雀得知父親病危,希望臨終前見他一面,但他根本解不開心結,真紀找到阿雀時,沒有迫他去見父親,反而是跟他去吃東西,不想去就不要去了。這樣的安排,更突顯四人的友情/家人關係慢慢昇華,之後的劇情推進,包括相互的愛情線,都顯示幾個人有多愛對方——是珍惜對方如家人的愛。

正因如此,大家都覺得一起生活的個體是最快樂的,不要逾越那條線,所以沒有人真正成為情侶是很正確的編排。

相比幾個三十歲的從人生的失意走到童話世界,餐廳侍應(吉岡里帆)正正代表二十歲的不一樣:現實,向利益看,為了目的不擇手段。我等三四十歲的人看在眼裡,有什麼感受呢?

還有,我很喜歡寫真紀丈夫再次出現的那段,兩人坦白面對各自對這段婚姻的看法如何不一樣,當初結婚原來各自的想法也有差異,最後好好吃一頓晚餐然後離婚,很理性,很有意思。無論有幾愛,執著可能比起愛更多,當站遠一點去看,自然會清醒清楚一點。

劇集金句很多,我想我最有印象還是這句:「二十多歲的夢想能讓男人發光,三十多歲的夢想只會讓你黯淡」

幾位主角都演得不錯(相比之下松隆子是有點失色的),當中我最喜歡滿島光的演出,而高橋一生是第一次看他的演出,很亮眼。

當然,不能不提找來椎名林檎作曲,四位主角主唱的主題曲,太太太太太精彩!(我一直以為是椎名林檎唱的!)

最後想講的是:日劇沒有如韓劇般快快手在外地推出DVD,是窒礙日劇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