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31, 2017

認人的技倆

對於記住別人的樣貌,大家不知有沒有什麼良方呢?我最近對於這個問題有點煩惱,有同事甚至笑我是不是開始有老人痴呆,當然,不記得哪個哪個是誰,總有辦法在對話中拆解。

由於在這家公司已工作兩年了,負責的範圍又不止是香港,又由於處理相關事項的亞洲區只有我一人,再加上公司女多男少,所以,大概記得我是誰的有很多人,認得我的就更容易。

Saturday, July 29, 2017

台北繼續食:旬採的NTD2800無菜單料理

肯定之前有介紹過旬採,自從前年第一次吃過之後,我也吃過兩次,亦介紹不少朋友去過。這次出差最後一晚,帶著歐洲來的同事,享用旬採中山店的無菜單料理。計算過後,我跟他都選了每位二千八台幣的餐單。

或許我們訂檯的時間頗早,我們被安排坐於主廚前的位置,而整頓晚餐,好吃之餘我的同事讚不絕口,還不斷將相片傳給身在歐洲的丈夫,我說:「他剛起床看到這些會讓他沒心情上班的。」

Thursday, July 27, 2017

你笑人人笑你之小人國6

這是我第一次看《小人國》,之前有聽說過很好笑,也有看過一些片段,特別是大家最喜愛的卸膊操。在對於其他角色沒有太多認識之下進場,兩個小時我很快樂,笑個不停。

然而,在不停的笑笑笑當中,其實劇場不斷的把我們日常生活面對的事情拿來演,更是取笑這些人的行為,取笑這個扭曲的社會,取笑這個變質的香港。我們邊看邊笑,似乎是付錢進場得到兩小時的逃避現實空間,暫時忘記身處的社會有多荒謬。

Wednesday, July 26, 2017

太多溝通的方式

早陣子祖母仙遊,我在面書貼出一張我跟祖母的合照,並略略交待祖母離世一事。朋友們有的留言,內容都是那些,是心領的;有的朋友選擇用Messanger、what's app或者其他通訊工具向我問候,有些更表示有什麼需要可以開口等等,大家都對我很好。

貼出來的另一目的,是希望告知部份親戚這件事,因為相信爸爸媽媽未必能夠一一通知。於是,有好些親戚看到了,就主動找爸媽問候,他們當然是打電話啦。爸媽都是之後告訴我,有些長輩看見我的貼文,知道此事,就找他們了。

Sunday, July 23, 2017

台北繼續食:叁和院台菜酒館

台菜,我都蠻喜歡的,無論是油油的還是清粥小菜。這次其實有一餐跟外國的同事吃欣葉,太好吃沒拍照,而這次介紹這家,是另一台灣同事帶我去的,就是《就這樣愛上了》那一晚喇。

餐廳叫叁和院,是新式的台菜酒館,台式三合院裝修風格加上新派台菜,所以同事訂到了就帶我去了。裝修新派,坐得舒適,就連餐單也非常吸睛。

Friday, July 21, 2017

聊天終結者

十幾廿年前玩BBS,有些聊天室呀或者吹水討論區,大家總會無無聊聊(或者當中非常有大智慧)地就某些題目吹到天南地北不著邊際,不過當中你總會發現,有些朋友一回覆,有能力令整個話題冷凍,其他人很有默契地收口,不知怎樣繼續聊下去。

現實生活裡,不是誰都有能力跟不同的人寒喧,又不是誰都可以在聚會中炒熱氣氛不出現Dead Air。朋友間這類情況還好,大家都知道誰比較不善說話,不會覺得怎樣,不過在職場上,若果沒有這方面的天份,可能又有點輸蝕。

Tuesday, July 18, 2017

台北繼續食:這家與那家麻辣火鍋

那次到台北出差,一個星期打邊爐三次,除了第一餐是台灣朋友帶我去的,之後兩餐都是同事帶我去,而這三餐其實都是台灣較出名的連鎖單點火鍋店,你地或者奇怪,點解我去咁多次台北,當中有兩間我係第一次去呢?

首先介紹老四川,光顧當晚台灣依然喪落雨,本著兩個人食或者有機會有位的想法,叫當地朋友打去問問,結果六點半場又有播!

Sunday, July 16, 2017

星二代與香港娛樂圈

某日網上看見某大報的娛樂頭條,是視帝的兒子駕名車戴夠錶疑似溝女。我沒有看內文,但我當下的反應是:視帝的兒子樣子平庸(沒有貶義的),他沒有進軍娛樂圈,要是登了,要在C1嗎?

相同的情況在歌神女兒跟同學相擁合照在臉書寫了幾句I Love You又成為另一大報的娛樂頭條一樣,記者還像是封建年代的人,指歌神女兒疑似當小三,就因為男的那個面書status是已婚。其實,這些星二代近年已沒有私隱可言,問題出在哪裡呢?

Thursday, July 13, 2017

我最親愛的

幾個小時之前,在家人的陪同下,祖母被佛菩薩接到西方極樂世界。我不是佛教徒,只是有朋友提起,原來這一天是農曆六月十九,是觀音成道日,祖母在這天跟隨觀音菩薩走了,是很大的福報。

早幾天,才寫了一篇,然後星期日,再去探望祖母。姑姐說他不大肯吃東西,但是,我餵他吃蛋糕,他又乖乖的吃了。雖然好像有點累,但還是會不斷叫我們早點回家吃飯。然後,今早還未醒,姑姐表示祖母昨晚入了醫院,肺炎。

Wednesday, July 12, 2017

台北繼續食:高級烤肉八兵衛

這是我這次離開台北前的一餐(不過今次仲有餐廳未介紹),早一日就問常到台北的老饕朋友有什麼推介,第一家發現趕不切訂座,然後他推介在信義區由日本來開店的八兵衛,表示他們的烤肉很不錯,若果是公司俾錢,絕對值得一試。

於是,五點前到達,準備吃餐豪一點的Early dinner(然後上機前在國泰lounge再食必吃牛肉麵),登記,入座。估不到,在場也有兩三檯是一樣這麼早吃晚餐的,老饕朋友告訴我,這家,晚一點就很多人了。

Sunday, July 9, 2017

我不是中環人:Brass Spoon

有人羨慕我在中環上班,我坦白承認,除了因為跟我家較近之外,好處就最多是中環的人穿著都比較好看而已。而他們永遠不明白,中環吃飯,性價比實在低,吃的是租金與裝修,又或者有一些是吃格調與品味。

在我來說無論一家餐廳裝修多有格調食物擺盤有多厲害,若果價錢跟食物的水準不相乎,什麼也不是,我也不會再去了。早陣子特意請一名剛當媽媽不久的舊下屬吃飯,地點就選了中環的Brass Spoon,賣的是越南菜。

Friday, July 7, 2017

別為失敗找借口

你有遇過工作上低潮或者不如意嗎?我相信很多朋友都有,我也有。既然這樣,有人可以從低谷失敗中得到啟發,有人可以重新振作重整旗鼓甚至東山再起,但為什麼又有很多人,一沉不起,或者未至於此,但只是不斷的自怨自艾呢?

不如,我們先從這點說起:有沒有意識自己在職場上的情況,檢視自己的處境,知道自己的問題所在呢?

Wednesday, July 5, 2017

有關祖母的

有時候在這裡寫東西是我個人的心靈治療,因為有些事情不是三言兩語有適合的對象去抒發,反而,讓自己好好的用文字記錄想說的,應該是對自己最好的處理。

我是一個知足的人,明白自己在很多方面已經很不錯了,所以,生命中遇到的不如意,我不會埋怨,學習慢慢消化,有時面對,有時逃避一下才面對。不過情緒上的確有影響,這也是我要接受的現實,所以,需要自療。

Sunday, July 2, 2017

台北繼續食:客家菜與素點心

其實大家見我慢慢寫就知我未咁快再飛,不過下年或者七一都係出一出國好,無眼睇。今次去台北食左好幾間未食過既,而且都係當地人介紹。

今次介紹一家客家菜館,平民價又好食;另一家據知平日午市晚市無訂位都好難食到既素點心店,當地朋友表示,唔好淨係識食舒果喇!

Saturday, July 1, 2017

逃避與玩樂

這幾天,我盡量不看電視新聞,盡量不經過某些地區。不過有些事情真的就算你想避也避不了,每天上面書,讀到的都是讓香港人無言的消息,或者我說無言已經太過怎麼了,而其實可能好幾年前,大家面對這些消息與新聞,應該是爆晒粗的。現在,或許只會在面書按一個嬲嬲了。

當有人說聽到警察被稱之為黑警很痛心,而另一方面我們不停得知警察如何專業地針對甚至濫用私刑,痛心應該是「黑警」已經不足以形容他們的不知所謂。只是廿年,以上提到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而身處香港的我跟你,是打從心底裡的明白,這裡已經變了,未必變得很陌生,但簡單來說,我們好些不喜歡北上的原因現在在香港慢慢的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