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9, 2017

親愛的史勿夫

或許很多朋友都知我是聖記仔,而在我七年的中學生涯當中,有好幾位老師對我都非常好,而且跟他們特別投緣。其中一位就是史勿夫老師Richard J. Smith(這個中文名是根據佢老哥卡片的):上海出生的外籍人士,曾經當差八年,然後在我校教了很多年英文,而且還是訓導主任,直至2007年退休。

跟他的淵緣始於中一那年開始成為Prefect並自動加入Prefects' Association,訓導主任當然是負責老師啦,到了中四中五兩年他教我們英文,是跟他混熟的開始,後來畢業了也有聯絡,而爸媽弟弟也認識他的。



這好幾年也沒有他的消息,直至去年年初突然收到他的電話,而我還對他家的電話號碼有點印象。如常地一開始用英語交談(注意,其廣東話是超級流俐的),表示在之前一年病癒後想慢慢跟舊生聯絡,而因為我的名字是A字頭所以先找我,同時表示想找我媽媽詢問佛學問題。結果去年年初他跟我媽媽及姨姨吃了一頓佛教午餐,而我呢?因為他說要半年多後才排到找我吃飯,所以,之後會再找我。

兩個多月前,竟然在巴士上遇上他!當然沒有放過機會先合照放上網呃like,而終於在昨晚,我跟幾個同學成功約了他來個聚餐,地點是我刁老豆光的尚興。當然,我有點好運的是因為他原來很愛吃潮州菜。

致電約他吃飯,他指定要我用英文跟他溝通。我嘛,英文可以啦,雖然不算好好果種但工作上跟同事用英語溝通絕無問題,不過每次跟他講電話,總會被他指出錯誤,我都會表示「幾分鐘又學到咁多野真係抵喇。」

吃過什麼不重要,地方淺窄大家坐得不太舒服不重要,老師覺得嘈也不算太重要(雖然佢話下次晏D黎無咁嘈),最重要是一班同學跟老師談得很開心。老師表示我們都是其馬房的人(即係俾佢教出黎咁解),大家先有計傾。

老師剛剛七十,看來只有五十幾,而且勁Fit,三十一吋腰。為左令老師高興,特意貼其昨晚有型到震既相,等無面書既聖記師兄弟們可以知道老師家陣仲好型。

你無睇錯,此乃其特別有心之穿搭,仲著到聖記我個年代既體育衫,又有皇家香港警察警徽,佢話其實我地唔知佢入聖記係做卧底,係既係既。

食飽離開,更離奇既係尚興太子爺強哥一見到佢就即刻抱抱仲要合照,之後仲捉埋尚興佳哥影相。太子爺話,佢地識史勿夫耐過我老爸,以前成日幫襯,佢係老頑童喎。

我地問老師:你以前保護佢地架?佢梗係無睬我地啦。

之後轉場去滿記食糖水,老師專誠帶其珍藏警隊相片介紹過我地睇,係佢當年學堂畢業既相,當中仲有後來被引導返港既葛柏總警司(呢批相真係好珍貴),咁,當然又要放一張佢當年好英既相俾大家睇下啦。喂真係幾似大文豪。


昨晚係非常高興既聚會,好多同學真係畢業之後都未見過Smith,而老師表示得閒多約出黎。至於昨晚既相,貼上面書亦有同學話,下次叫埋佢地。

若果有師兄弟有興趣與Smith聯絡,可以上面書Search佢個名就會搵到架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