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31, 2016

重遇曼谷:雜食紀錄

剩低幾餐想特別介紹,就用一篇作結。回程先發現竟然無去食海南雞飯,真失敗!不過今次實在食左唔少好野,有朋友問:你點搵餐廳?通常我出發之前都會上網望望,睇睇最近有乜餐廳推介,包括雜誌介紹與素人食評,因為好重要,你要了解究竟係賣廣告定係乜,同時亦要了解餐廳賣點,例如有d擺明賣裝修,咁就同我唔多關事喇。

第一間想介紹既,係位於新商場Emquartier既Doong Aroi Ded。據知此餐廳乃去年泰國最佳餐廳之一,位於商場高層美食迴廊:即係係咁轉上去都係餐廳咁,好有趣既設計。呢間食乜呢?就係泰式粉麵,當然係高檔版本啦。

Thursday, July 28, 2016

重遇曼谷:Kum Poon與Tailing Pling

還記得幾年前第一次到曼谷,最後一晚被同事帶往吃泰北菜,他們想看看我能吃多辣,結果我是食某一兩道菜才辣到出汗。今次也有同事介紹我吃泰北菜,由於又係在Central World,咁方便,就去試試。

餐廳叫Kum Poon,後來才知原來網絡也有很多人推介的,於是一個人開始點了好幾樣,結論是,真係辣,而且由於我好隨意表示:跟平常的辣度就可以,他們就給我最正宗的辣。

去吧!追捕寶可夢

是的,從星期一公佈可以下載之後,全香港不知有幾多人正在努力「很想去捕捉他」,星期一下班後由寫字樓離開、在升降機、在街上、在地鐵站都開始有人像被鎖定在地上低著頭捽捽捽,好像集體撞邪一樣。

寫這一篇之前先要作個聲明:這個我不玩,這幾天臉書不停被洗板我都覺得幾煩,但其實我都有玩手機遊戲(都唔知邊個改"手遊"呢個名,我呢排電視廣告成日聽到手X),我依然長情地玩Simpsons Tapped Out, Words, Word Streak甚至Angry Birds,我認同打機是開心與放鬆的行為,不過這幾天我眼見的聽到的,實在有需要寫一寫出來。

Wednesday, July 27, 2016

快樂異鄉人

上星期,我跟同事去了Happy Hour。他不是我的部門,他負責送貨的,而為何我們會認識呢?是公司給新入職員工的不同training,我剛巧跟他同班,由於在Training當中他表示中文又不太好英文也不太好,所以那時聊得多了,便成為朋友。

那時只知道他雖然在香港出生,但六歲就隨家人到了荷蘭,幾年前才回來。香港對他來說,不算是家。後來總在公司有碰面,或許在外國長大吧,很開朗坦誠,所以總會聊起來,常說希望找個機會出來聚聚,終於那晚成事。

Tuesday, July 26, 2016

重遇曼谷:海鮮大餐Laem Charoen Seafood

話說我之前與同事提及,Nara生蝦唔夠好食,佢地話去海鮮店食就唔同喇。於是某日既Lunch佢地帶左我去呢間叫Laem Charoen Seafood既餐廳,有好幾間分店,我地當然去Central World啦,近Office嘛。

真係Lunch,因為點左同食左既,真係飽到咩咁,而且,我再次叫佢地隨便點地道菜式,等我唔好次次都食果幾味嘛!
餐牌製作認真仲非常之厚,我想起之前試過去某餐廳,寫到明本餐牌若果囉走要俾幾錢,我諗呢一本都唔會平。

Sunday, July 24, 2016

成長的憂愁:盧廣仲《What a Folk!!!!!》

這是盧廣仲退伍後的專輯,而唱片文案他寫了:「我想要做一張不管是在家或是在旅行,都可以聽一整天的民謠專輯。」大抵這方面做到了,我是蠻喜歡這專輯的,舒舒服服聽了又會再聽。

不過,音樂風格不變,在他成為大人的世界裡,我發現他歌詞中滲出了憂愁。這種憂愁,可以是從他樂天簡單的性格無可避免地面對成人世界的種種,亦有關於感情的遭遇,這一切一切寫進歌裡,讓我們聽歌更能感受這位歌者的心路歷程。

Saturday, July 23, 2016

重遇曼谷:極品扒房Neil's Tarven

其實再次寫扒房都有壓力,不過咁,我都係用我自己口味黎寫,大家覺得岩睇咪去囉。呢間叫Neil's Tarven其實由1969年係曼谷開業,現時曼谷有兩間舖頭。當地同事非常愛吃牛,就介紹呢間俾我喇。

我當晚係光顧位於Soi Ruam Rudee老店,已訂檯,店舖好有卡士,隱藏民居當中,而且據聞為左食客可以專心食,店舖無提供Wifi。

Thursday, July 21, 2016

一年後的Palco Ristorante

世事往往非常有趣:當我曾經寫過絕不推介此餐廳,而今次亦跟同一朋友吃飯,這次是他提議的。我明明記得上次他也表示這間餐廳不可以,但他告訴我,最近吃過都不錯。好,我告訴他不介意的,反正還能存在,一定有其原因。

既然都是吃午餐,人物一樣,都是三個Courses的,只是價錢由178變成188(合理的,不加價怎交租),那今次之後我的結論又如何呢?

Wednesday, July 20, 2016

重遇曼谷:住在Centara Grand

我對於酒店的要求在旅行與出差是有所不同的:旅行呢,無理由成日係酒店,大部份時間都應該出外玩,酒店四四正正乾乾淨淨就可(當然個人就不大喜歡藏身大廈某幾層樓的酒店);出差呢,你完成一天工作已經很累(因為出差時你不能夠自行控制工作時間,特別是我的工作,出差時真的沒有太多時間透氣)。還有,有時返到酒店仲可能要開工。

所以,出差住的酒店,要舒服,工作位置要適合,亦要夠寧靜。我每次出差前都會再通知酒店盡量安排樓層較高的房間給我,這次住Central World樓上的Centara Grand,個個聽到嘩嘩聲,實際又係點呢?

Tuesday, July 19, 2016

重遇曼谷:Mango Tree與Nara

本身鍾意泰國菜,所以今次盡情食,而唔會食重覆既餐廳。當然,工作需要有時就搵附近餐廳,不過因為住Centara Grand,樓下就係Central World,餐廳選擇實在多到不得了。

呢篇,先介紹兩間好多遊客食既泰菜名店,睇睇我食過又點。第一晚,原本想食Nara,但訓醒殺到落去,九點鐘,仲有幾批客等檯,而佢地九點四截單,即係叫我唔好等。咁就行左去就近既Mango Tree Bistrobar,皆因果頭仲營業既泰菜餐廳無乜。

Monday, July 18, 2016

回不去了:曹格《我們是朋友》

曾經很喜歡曹格的音樂,也聽過他的現場演出,特別欣賞他唱Jazz。不過,或者因為際遇,也可能因為他早幾年前醉鬧事,總沒有大紅起來。近年,應該主力也是在內地發展,看他參與綜藝節目比起音樂節目還多,有點可惜。

然後突然發現他有新唱片推出,重回滾石,這張十年出道之作,刻意在唱片照片與美指模仿十年前首張大碟的感覺,而負責美指製作都是同一批人。十年前那張唱片格格Blue(只有十年嗎?我以為更久)我很喜歡的,十年後這一張,我嘗試聽多一次再多一次,有些感覺真的改不了。

Sunday, July 17, 2016

重遇曼谷:買買買

我與曼谷的相遇比較遲:應該是大約六年前因工作才第一次去,然後很很很喜歡,因為好好食錢好好駛。六年後再去,同樣因為工作,而這次留了六天,當中四天是工作,剩下來的時間就自行處理。

七月的曼谷,很熱,而且失驚無神下很大雨。曼谷繼續塞車,當地同事告訴我曼谷成功成為全球塞車最嚴重的國家。我知肯定坐地鐵或者Sky Train比較快,不過天氣差而且太累不想行,於是常常Uber——不知是不是因為太塞車,所以這裡取消Order沒有收費。言歸正傳,這篇是想介紹一下,雖然沒有太多時間逛,我還是買了些東西回來。

Thursday, July 14, 2016

愛不出口的選擇

有朋友回應話寫有關《瑪嘉烈與大衛:綠豆》的文章很不錯,首先說聲多謝,而其實我的確有打算從每一個角色出發寫一篇。之前寫了大衛,Diamond與及瑪嘉烈,這篇寫的是趙子龍。

若果你還不知道趙子龍最愛是誰的話你可以不用讀下去,大家都未必溝通到就無謂勉強。他愛他,或者他明白他不愛他,他相信在之前已經試過了,所以他就算怎樣愛他也好,他愛不出口,他不會開口,他用自己的方式去愛他。

Sunday, July 10, 2016

情人知己的定位

《瑪嘉烈與大衛:綠豆》當中,大衛與Diamond的關係非常有趣。有人形容是兩個寂寞人遇上了,也有人覺得他們是互相的心靈雞湯。絕不能否認雙方都對對方有好感,只是故事發展到尾都沒有走在一起(你估CCTVB咩)。

這類情人知己在我們生活中常有出現,我一直覺得這個人是需要的,特別是在戀愛中,有些事情你不能對朋友講,最好有一個人,不算太熟,大家又溝通得好好,可以談心事,又可以聽聽對方的意見。

Saturday, July 9, 2016

我在吉隆坡開飯(最終回)

行程最後一日,由於之前舊同事介紹附近有一家水準好唔錯日本餐廳,確定有飛機來貨先營業,於是碰碰運氣早一晚在網上訂位。然後然後,這邊公司的阿姐想找我一起吃飯,那我就試試可以多訂一位,幸好成功了。

這家叫Oribe Sushi壽司織部,午市有四種套餐,價錢由RM128至250,你亦可選擇午市Omakase,RM350起。非常幸運,我們被安排由Head Chef折村秀明師傅招待,獲得一次無論吃與看都很高水平的午膳經驗。

Friday, July 8, 2016

我在吉隆坡開飯(四)

又有一晚,與舊同事聚聚。好久不見,而佢已經在馬來西亞工作好幾年,至於吃什麼,當然由他決定,我只係同佢講:總之Budget就係咁,食唔爆既就我請啦。

於是,佢載左我去Bandar Utama的First Avenue頂樓,一家叫做椰子,係主打貴價火鍋,而呢度既火鍋好似叫Steamboat,咁有型既個名。咁,此店主打椰子湯底,而呢一次,應該係我近十年食過最最最最最健康而唔辣既火鍋。

Wednesday, July 6, 2016

很想要而得不到

有看《瑪嘉烈與大衛:綠豆》嗎?我有,而且蠻喜歡。這篇不是寫這劇,而是對於當中一個謎團解開了:當全世界(包括大衛)相信瑪嘉烈與趙子龍那晚已經咩咩咩,原來,他們沒有的(最後一集細心看應該知道答案)。

這個答案對於之後發生的事是更合理的:趙子龍一心要瑪嘉烈愛上他,但他其實並不是愛她的(這等寫劇集後感再談)。這種Mind Game,瑪嘉烈跟很多人一樣,都中了計,因為心癮難止?寂寞難耐?沒那麼簡單。

Monday, July 4, 2016

我在吉隆坡開飯(二)

其實我一直有個疑問:當我係新加坡都食過馬拉菜,來到馬來西亞好似食物款式差不多。咁又其實有乜好食呢?不如呢一篇就寫寫由同事帶我食既三餐啦!

好有趣,當東南亞國家朋友鍾意食香港點心,來到香港一定要食,但其實當地點心好多時可能做得比香港更好食!某一個午餐,佢地帶左我去一間叫雅軒Elegant Inn既港式酒樓,結果點呢?

我在吉隆坡開飯(三)

唔駛自己俾錢自然可以食好少少,仲要呢度食好少少個價應該係香港食好多多個價,所以,四圍問,上網搵,應該唔會中伏,卦。

今次到達呢個好靚既商場叫Pavillion,決定食好野,揀一間有水準既意大利餐廳叫
Michelango。一去到,裝修與及氛圍應該都對辦,好似突然間我著短褲出現唔係好夾咁。

Saturday, July 2, 2016

守望相助的香港人

上星期發生的大火,就算人在外地,晚上在酒店總會從網站了解最新情況。整個星期對香港人來說是難過與痛苦的,有英勇的消防員失去了生命,他們的家庭遭逢巨變,也有很多人失去了財產,甚至比財產更珍貴的東西與回憶。

永遠在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們看到人性的光輝,還有香港人的高質素。大家都知道消防員辛苦了,大家都用他們的方法去幫忙。當然,當中也有一些是讓我們覺得不知所謂的事情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