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9, 2016

身體檢查

眾所周知,我並不是一個活得很健康的人,因此,亡羊補牢的方法就是乖乖去做身體檢查,特別是年紀漸長。當然,我相信年年驗身是好的,就算不是所有隱疾都能發現,但至少都有些能夠察覺的。

你會問:是怕死嗎?坦白說,死不太怕,最怕是年紀越大越多病痛,花錢去醫是一回事,半生不死捱下去才是痛苦,還未計為家人帶來的負擔和擔心。

Wednesday, January 27, 2016

屈到病

人除了要注重身體健康多做運動注意飲食之外,其實精神健康也很重要的。我所指的是,其實很多時候我們都會收收埋埋一些不快事,一些擔心事,一些難過事,自我解決,自我療傷,自我處理。

當然,能夠解決是好的,但有時就是自己根本處理不了,承受不了,但硬要叫自己振作,或者強裝沒問題。結果那條橡筋越拉越緊終於斷了,發現了更嚴重的問題與情況,有些,更想不通做了傻事。

Sunday, January 24, 2016

西營盤的Cafe 2

我家附近的確多了很多新餐廳,有些引來很多客人,不過不能持久,有些很短時間就結業,過一陣子又換上一家新的。最近有好幾間都值得介紹一下,就先寫這家:在皇后大道西近水街的Cafe 2。

這家店主打西餐,同時也有酒類飲品及生蠔。我光顧兩次,感覺都很不錯,不過客人就真的不太多。我知道他們還主打Grilled food,不過我就未試過。

Friday, January 22, 2016

回憶裡尚有冬季

當大家還在說為何冬天可以廿二度,天氣真的不似預期話凍就凍,而且還要看著天文台的預測不斷調低,大家似乎突然找回了冬天的感覺,有些女士就急不及待的穿很多冬衣,這又很難怪,可能真的不知放在衣櫃有多久沒拿出來,難得還完好無缺,一定要盡情穿。

當很多人未凍先興奮(依家係好 凍)而且想著不知下星期一如何上班之際,想想做了四十幾年人,在香港,好凍的日子,是有經歷過的。

Wednesday, January 20, 2016

值得帶小朋友去的Nightscape 2050

太古坊ArtisTree不時都有辦一些展覽,大都是免費的,不過可能未必太多人知道,所以每次去都不會太擠迫。整個一月都有一個名叫Nightscape 2050的展覽,是有關未來的城市。光。人。

展覽之前已經在柏林及新加坡展出過,主辦的是Lighting Planners Associates,所以最後一站應該在東京。為何我建議帶小朋友去看呢?因為這個展覽是一個不錯的機會向他們介紹光的重要,無論是天然光還是從不同的發光體引發的。

Tuesday, January 19, 2016

2015我最喜愛20張中文唱片

我以為今次要找廿張唱片有難度,怎知Shortlisted的超過廿張唱片,這也是多得國語樂壇去年有好幾張得我歡心的唱片,有的是很久沒有碟的,有的是新人,有的是慢功出細貨的。至於廣東樂壇,不是沒有,但精彩的唱片,著實不多。

我的截數日是這樣的:去年同一篇之後所寫聽後感的,到這一篇之前所寫的聽後感的唱片就是了。長氣點也要再說:這純粹是我的個人口味之選。

Friday, January 15, 2016

紀錄此時的香港:C Allstar《生於斯》

C Allstar由街頭唱到紅館,不經不覺出道好幾年。近年他們出現的形象除了越來越離地之外更有點讓人不敢恭維,不過,這張《生於斯》,還好,仍然很貼地,而且繼續他們與香港社會相連的特質。
有趣的是這唱片派台歌並不特別得我歡心,又或者,驚喜不大印象不深,不過,整張唱片聽來流暢(除了一首作品),而且主題明顯而強烈。我們當然明白,要製作一張廣東概念大碟,並不容易。

Wednesday, January 13, 2016

迷幻孤寂的詩篇:Hush《機會與命運》

對於Hush的認識,我知他曾經是樂隊成員,幫過好幾位天后級歌星寫詞作曲。然後再留意他,是有朋友貼出他這張單飛唱片的mv,mv內容是很震憾的,而曲式偏向迷幻。

買來這張二手碟,價錢便宜得驚人,不過這唱片從包裝到內裡的十二首歌曲也是讓我驚喜的--歌詞每張上都鍍上不規則的銀粉,你要看就要狠狠地刮刮刮,還有那張摺成一個紙套的微海報。歌曲呢?每次我聽著這十二首歌,不悶,但總是好像得到迷迷糊糊的境況。

Monday, January 11, 2016

自瀆與廉恥

什麼是自瀆?從生理角度來說,相信這個也不用我多解釋,別名亦有很多,自瀆這個寫法是偏向正統與文雅。至於自瀆對不對?因人而異,我所信仰的天主教表示這個行為是不對的,而我覺得,這是很私人的行為,重點是,我是不是好教友是不是好人,是天主的決定,不是人的判斷。

至於非生理方面,自瀆在寫作上可以用作比喻,因為瀆在中文的意思是: 輕慢,對人不恭敬,所以有貶義。當然,精神上的自瀆亦有,例如對某些東西沉迷迷戀,甚至因此而做出非理性的行為。

Saturday, January 9, 2016

尋找人生目標:天皇的御廚

早前一口氣看畢錄下的天皇的御廚,有笑有淚,不過更有趣的是,最後一集的兩小時版我覺得有點反高潮。不過這部劇集總有不少東西我想跟大家分享的。

寫真人真事的奮鬥故事總會有一定的追看性,問題是若果你要把一個名人幾十年的故事濃縮成十多集的連續劇,當中總要有些取捨,而且劇集節奏一定要比較平衡。但我還是建議大家看一看這劇集,特別是現時處於迷失或者覺得自己一無是處的朋友。

Tuesday, January 5, 2016

應該幾貴:La table de Patrick

或者有不少朋友食過Chez Patrick,我都食過,在灣仔未執之前。印象?幾好,主要原因是Business Lunch唔駛我俾錢而且又係幾精緻既法國菜。前陣子又有機會,不過今次光顧大廚於中環擺花街開設既La table de Patrick

這次是晚餐的tasting menu,不計之前finger food,共七個courses。由於我真係可能飲大左又的確唔多知實際埋單幾錢,不過既然係幾咁精緻既法國菜,又值得介紹一下。

Sunday, January 3, 2016

問誰仲發聲?

爸媽這幾天去旅行後回港,今晚看新聞問我們有關銅鑼灣書店的事。我與弟弟向他們略略解釋之後,爸爸表示,這些事情三四十年前都有,將你捉左溶埋都可以,不過今時今日的香港發生這事又實在不能接受。媽問:「為何不見了懷疑被捉了還有跟老婆聯絡?」「媽,很簡單,叫他老婆唔好再攪攪震。」

我想作為香港人,應該要很嚴肅很認真看待這件事--一國兩制河水不犯井水,香港仍然遵從香港的法律,這,在回歸後廿七年半,是不是已經不存在?

Friday, January 1, 2016

影視紅星

我喜歡看平面廣告,特別是那些找人代言那些,無論是在地鐵站內還是街上貼出的海報,還是那些牆外高高掛廣告,抑或在商店外貼著的,都很有趣--有趣的重點是看他們找了什麼代言人。

這一篇不是想寫那些關公災難找什麼人當代言然後得來剪咭被恥笑等反效果,我反而想充說,有沒有留意那些代言人的照片旁邊,除了名字之外,大都有幾粒字的形容詞?例如乜乜乜代言化粧品,會得到「影視紅星」乜乜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