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30, 2015

又去台北必有因:鶯歌

之所以話台北好多地方未去過是有根有據的,鶯歌沒去過,我也不是因為沒去過而想去,只是知道那邊有一所陶瓷博物館,還有一所光點美學館,都有興趣去看看。

烈日當空熱到瘋了,到了
鶯歌陶瓷博物館幸好還找到泊車位置,不過要先提醒駕車去的朋友,博物館那停車場位置有點難到達的,要自己查清楚才去比較好。博物館免費入場,當然有其他課程可以報名付費參加啦!

Sunday, June 28, 2015

又去台北必有因:瞞著嗲

這次去台北選了錯的時間:首先端午好些店都有休假,然後星期一再休,於是,在沒有好好了解不同目標餐廳的營業時間時,找開飯的地方也有所困難。

幸好,我一向在電視報紙雜誌看到什麼想吃的店都會記在手提的Note,於是,找了又找,發現有一家我沒試過的:
瞞著嗲。他們有三間店都在微風廣場附近,但務必非常小心,三家店位置極近,而三家賣的都不同:有主打熱食的,有主打壽司的,我去的是主打丼飯。


Thursday, June 25, 2015

又去台北必有因:東雅小廚

一個人去旅行最愁當然在吃飯時有某些餐廳真的不能選,因為點菜極困難。這次很好運,好幾餐都有在地朋友同行,於是可以吃到些我本來沒有機會光顧的店子。

這次是當地朋友選的一家叫
東雅小廚的餐廳,這家餐廳標榜的是食材原味而且源頭要安全,每項食材來源均清清楚楚而且有保證,有機無毒無害,調味方面盡量無添加,連汽水都有自加製,咁,當然啦,價錢就有番咁上下。

Tuesday, June 23, 2015

又去台北必有因:くら寿司 藏壽司

是的,我好悶,又去台北。這次五天沒有迫自己搏命跑,因為台北熱到癲,基本上出一出去已經全身濕透。另外年紀大,開始似比我年紀更大的朋友旅行的情況:食啦,按摩啦,再食。

首先要介紹,乃是這間應該在台北熱爆的迴轉壽司
藏壽司Kura Sushi。在去年十二月開張一直長期爆滿用app訂位無兩星期前動手都隨時無得食,今次,終於食到喇!因為六月初告知當地朋友會來,朋友就立即在倒數十四日十二時用app訂了,而且留意番,用餐時間只有一粒鐘。

Tuesday, June 16, 2015

來生不要做港孩

剛剛的星期天,如常在彌撒之後我跟同學們吃早餐。幾個家庭的小朋友都互相認識好多年,可算是看著大家成長了。當大家談起學習壓力,弟弟用社工的專業說出他看到的,然後同學們相信各自都有所吸收,再想想如何處理子女們這方面的情況。

今天,在面書看到有朋友貼出鏗鏘集一個名叫《
功課奴隸》的單元。我花了廿多分鐘,看畢,很震撼,甚至當中有些報導的情況讓我看得真的替當事人(即小朋友)難過,迫到想死,不奇怪。然後,早兩天有報導指出,學術型學校教出來的學生,不懂處理社交矛盾,自主能力較低。

Sunday, June 14, 2015

情懷的事:16個夏天

有些劇集,劇本不算寫得特別好,不過在情懷上,在對白裡,在演員的演出中,對於某一類觀眾,看著,就不由自主地投入,投入主角們在感情上在成長上的糾結與兜兜轉轉,然後跟著難過,唏噓,無奈。當中或者自己有經歷過,或者沒有,只不過在感情上有走過的,就會明白當中一二。

終於看畢
十六個夏天,過程當中流過的眼淚比我想像中的多,而且並不是在結尾時,而是主角們面對感情的真相時那份難堪,往往更是讓我傷心難過。主角們從1999年到2014年的十六個夏天,有讓你跟我想起了什麼嗎?


Friday, June 12, 2015

重播大時代現象

八個星期前,當不思進取的無線食住股市情況宣佈深夜重播大時代,大家雀躍,再加上劉青雲曾江在重播前的金像獎拿下最佳男主角配角,更多話題性。今晚,終於大結局,我很不捨,同時應該可以Free出那時段了(下一部重播我真的不大興趣)。

這八星期,不知幾多次這部重播好幾次廿三年前的劇集製造的話題上了娛樂版頭條,不知幾多個有份拍攝的演員被追訪,其中邵仲衡的強勢回歸見報率跑贏不少現役男藝人更是奇蹟。面書不停被洗版,對著電視Cap圖Cap片然後放上去得到的回嚮多到不得了。這些這些,說明了我們的失落,是可以理解的。不過,這些現象,代表了什麼?



Wednesday, June 10, 2015

溫通頂的日子

五六月都是很多朋友考試的日子,老老實實,有誰喜歡考試?不過相比要我寫幾千字的論文,我,寧願考試。要考試,想成績達到心中目標所想,就要溫習。溫習的模式與習性的確因人而異,有人喜歡到圖書館,有人喜歡聽著歌,有人喜歡不停寫寫寫,更有人喜歡用瑩光筆將書本或筆記差不多全highlighted--代表讀過。

至於溫到通宵達旦,我都可算是表表者,原因有二:夜深時份效率特別好,而我又是那種喜歡被迫到死線才發揮潛能的人。所以,就算我真的準備充足,總要在考試前夕溫習到夜一夜才安樂。今天讀到有研究指出,通頂溫書無助考得好,嗯,是嗎?



Monday, June 8, 2015

藝人的面書

你有沒有Follow某些藝人歌手的面書呢?我有,不多。當中都是我較為喜歡或欣賞的藝人,又有一些不算特別喜歡,不過他在面書寫出來的東西,言之有物,值得一讀。這兩種藝人的面書對我來說的功用亦有所不同:前者,我想知道他們的近況,或者有什麼最新消息,算是我wall上的娛樂版;後者,則他們寫出來的,對我可能有所啟發,可以想到更多。

面書也好微博也好IG也好,在這個世代,是藝人跟公眾最快最直接的溝通橋樑,同時也是娛樂記者搵料的歡樂天地。藝人如何經營這個地盤,是學問,也需要技巧,特別是在藝人發生什麼大事之時。


Friday, June 5, 2015

上環好好食(五)

距離離開上環的日子不多,不過其實新工在中環,會再過來吃飯的機會是有的。無論如何,這段日子到處吃的總要記下的,你知啦,唔寫,果間舖唔知仲係唔係度。

剛巧今日目擊蘇杭街一間新開的韓式Rice Burger大排長龍--因為今明兩日中午攪免費試食,香港人,有著數當然無蝕底。當我與同事食完雲貴川離開時,人龍早已散去,哈哈哈。另外,附近七月中將有Mos Burger開張。

Thursday, June 4, 2015

放下的前設

有些人或有些組織,做了一些事情,讓你非常氣憤,不斷的要求那些人或組織認錯。是的,我們可能不是像大時代一樣的方展博,家人被滅口那麼直接受害血海深仇,但就因為我們都是人,都血濃於水,還有一個自私的理由,因為我們知道那些人或組織所做的,一步一步迫近我們,我們不知道會不會成為下一個方展博。

有人說已經忘記了,有人更神奇,否定有發生過,以上這些都不值一提,在我眼中他們枉為人。亦有人說,要放下,要向前看,對於這個說法,我想,不如抽身去看看,我們平日對待其他事情,在什麼情況之下會選擇放下向前看。


Monday, June 1, 2015

遞信的一刻

這個題目我又想說什麼呢?遞信,我都算有相當經驗的,我所指的是辭職信。說經驗多,請不要期望有什麼如電視劇那樣兜口兜面將信丟向老細然後大叫「我唔L撈喇!」的場面,因為,這個永遠不是我。

對於辭職,我首先不會在未有後著的時候遞信,不會用辭職來搵著數,同時永遠記著商業圈子沒有永遠的朋友與敵人,別在辭職時弄得不歡而散,還有當然是計清楚有幾多假未放,小心計算如何賺到盡的官方最後離職日期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