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8, 2015

中國遊客世界級

當國民教育好像其實用另一方法出現之時,若果你沒有多留意子女的功課,或許你都不知道,他們被某些課文傳遞著什麼訊息。雖則我覺得現今小朋友沒有那麼容易被洗腦,就像我的大姪女,她除了看卡通片每天都愛看新聞,看過之後若有不明白還會問我們發生什麼事。

小朋友的暫且不提,我想講的,是為何有好些香港人(包括我)會自豪地告訴別人「我是香港人」而越來越不大想被人指出自己是中國人。老老實實,在外地,你被人問及「Are you coming from China」或者「Are you Chinese」,你肯定會立即告知「I'm from Hong Kong.」啦!

Friday, March 27, 2015

金裝齡記麻辣火鍋

介紹此店有點矛盾:此店幕前老闆有舒淇,劉偉強與及,王姓超愛國導演。此人近年發表之言論令人作嘔之餘實在非筆墨能形容,不過此店無論質素與價錢實在不能不向大家介紹。

位於荃灣的金裝齡記,應該開張數個月,價錢是成人HK$148任食任飲兩粒半鐘。是的,任食任飲不一定正,但根據光顧經驗,與及同行有朋友已經第二次去,若果唔介紹,好似對你地唔住咁囉。


Wednesday, March 25, 2015

《五個小孩的校長》:哭過之後

最近朋友間面書上其中一個最熱話題是:「你喊濕幾多張/包紙巾?你忍到幾時喊?」甚至連我到髮型屋,髮型師早一晚看畢,正在不斷的向一對年兄夫婦推介這部《五個小孩的校長》,而我也看了,是不是要先答那兩個問題?喊濕一張紙巾,正確來說,眼淚不由自主流下來;開始流眼淚,應該是嘉嘉沒有上課那一段。

以戲論戲這不算是一部極好的電影,不過就憑題材正面,真人真事改編,演員由主角配角到童星通通出色,帶出非常多反思,以簡單直接的敘述加少許煽情,這已經是一部一定要入戲院支持的電影。


Monday, March 23, 2015

父母真偉大

生日其實如常過活,除了跟家人吃飯滿足小朋友而吹蠟燭切蛋糕還有爸媽的利是之外,還有朋友們在面書用what's app之類傳我的祝福,個別朋友約吃飯之外,一切如常,上班如常,心情如常。

很久很久之前寫過
一篇關於一位朋友永遠不會慶祝生日,因為生日是母親最痛苦的一天,他只會在當天跟母親吃飯。我當然知道母親的好,而且一直銘記,好好孝順她,在她致電打來聊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或者純粹問字也好都專心聆聽回應,多跟她見面。在昨天去理髮時,我聽到一件事,覺得母親的偉大,有很多種啊!

Sunday, March 22, 2015

兄弟姊妹的比較

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樣,或多或少都會聽過父母跟你說:「你睇阿邊個邊個今年考得幾叻/阿乜乜Uncle個仔入左港大讀醫,大把前途」之類之類,那時你的感受如何?當然,很在乎父母說出來的態度,是有心用來跟你比較還是想鼓勵你,還是隨便跟你說出來分享一下,但在一個小朋友的心裡,聽了,或多或少都會接收負面訊息--若果父母不說清楚的話。

三姑六婆親戚子女甚至同學都算了,但家中的兄弟姊妹間的比較,無得避,日對夜對,這應該才算難攪。


Thursday, March 19, 2015

上環好好食(一)

三月,搬寫字樓,由老蘭附近搬到上環,寫字樓大左,觀景開揚左,番工近左,實在是心曠神怡。不過最歡樂,莫過於遠離人多搵食難又貴既中環,到達完全係飲食天堂既上環。

短短三星期,呢間試下果間試下,中伏率低,而且價錢合理公道,選擇多,完全係令到每日期待食晏變成一種快樂。既然如此,慢慢介紹俾大家認識一下。

Tuesday, March 17, 2015

鬧市後花園:饒宗頤文化館

聽說過饒宗頤文化館,又知道大約在美孚附近,但一直未去過。最近終於到過了。饒宗頤是誰我想你們到這文化館官網了解就好,這裡是另一處活化歷史建築物的計劃,而且的雅蠻漂亮的。

雖則有穿梭巴士從美孚或者長沙灣接送,不過,其實從美孚巴士總站步行至那裡很容易,而且不難行的。那為何值得一去呢?因為那兒幾個山頭的建築保育與花草都很不錯,比起那些為了要應付地積比劃規定或者屈你多俾管理費的豪宅庭園,來得親切自然得多。



Monday, March 16, 2015

發人心省的《第二人生》

縱使收視跌,又或者不再受注視,對於港視有趣的劇集我還是會看的。這部十一集的《第二人生》,首一兩集是令我有考慮是否繼續看下去,因為部份演員的演技實在欠佳;不過之後的確被劇情吸引,而且還蠻有意思。

這劇同樣是王先生口中所講,不是陪你食飯唔駛睇轉頭再望都仲知做緊乜,而是要你留心劇情,特別是劇中男主角多次返回過去試圖改變命運,回到現實之後有些事情變了,有些卻沒有。一不留神,你會不知劇情發展到哪裡。



欠缺完整性的轉會作:ALin《罪惡感》

喜歡聽她的歌,而她在舊東家最後兩張唱片我已經提過:不知欠些什麼,總是不能讓人驚艷或者拍案叫絕。轉了唱片公司,這張新唱片從台灣訂了送來,三個多月,我聽的次數不少,但總是覺得,又欠些什麼。

這張《罪惡感》,當我收到時,大大盒,連同一大本硬皮手帳本。同期年底推出的唱片,張學友與莫文蔚都送年曆,她這一份最重手最落本,奈何是跟唱片關係不大,正如她這唱片的形象,很辣很性感,但不時尚有點土:那套閃片三點式外加斗篷,那條三角褲像極尿布,毫無美感可言,但穿著疑似皮草騷美腿那張很好看,又不放在封面。

Friday, March 13, 2015

絕不推介Palco Ristorante

這只是我大約兩個小時前吃罷的午餐,這一頓是一頓半商務午餐,我請客,對方提議的餐廳。由於跟客人很熟,所以這是一頓半公半私的飯局。

她選這間Palco Ristorante位於灣仔盧押道,裝修華麗,意大利餐館。午餐價錢三道菜加咖啡超過二百元,而結論是,我跟客人都相同地決定,不會再光顧。

Thursday, March 12, 2015

最信任的人

對於我們從新聞得知在家中發生的兒童性侵案,母親選擇不報案的原因,大多都是家醜不應外傳又或者盲目愛男人多過子女,而兒童往往在求助無門的情況下身心都受到傷害。其實都不用多說,性侵者若果是家人的話,而家中其他人明知又不幫忙,被性侵者所受的傷害是難以估計的深。

當我們不斷教小朋友遇事要向最信任的人說出來,最信任的人卻不幫忙甚至坐視不理,會是什麼一回事呢?今天讀報知道那一宗性侵事件,若果控方一切所言屬實,那位人面獸心不知所謂之外,作為父母的,腦袋是否有問題?


Tuesday, March 10, 2015

行動目的是什麼?

這兩天的熱話當然是屯門的反水貨客光復行動。是的,我沒有在現場,我只是憑看到的片段去了解事情。我只是很想問參與這些行動的朋友:行動的目的是什麼?

水貨客妨礙當地居民日常生活,自由行過多亦是,雙非問題令香港本土人的資源被分薄,這幾個都是不爭的事實,若果那麼概括地將問題歸類為:都是國內人的錯,然後針對他們與及一眾疑似是的人,這是正確的做法嗎?

Monday, March 9, 2015

鬆散群星12金鴨

曾幾何時香港人是樂於到戲院看賀歲片,我所指的,是港產充滿地道笑料的那種。當電影人覺得香港市場微不足道,不斷拍針對國內觀眾的電影,質素是是但但動輒有億億聲的票房,也是難怪的,不過我從不會看這些電影。

所以,對於吳君如拍的本土製作也會支持一下。金雞三集都有看,特別喜歡笑之餘有香港情懷與訊息。這次十二金鴨,講到明只有笑,進場看了到完場,有笑,笑下笑下就完,你問我好記得哪些特別精彩嗎?又好像沒有。



Saturday, March 7, 2015

你受夠了嗎?

水貸客與過度自由行對於香港市民的生活所造成的滋擾已經由早年的中銅油尖旺等旅遊區開枝散葉,這應該不是普羅香港市民眼中的正常生活,所以,最新近中大的民調顯示,六成人認為香港的自由行人數已經超出可承擔力,只有一成二認為沒有問題。

那麼,一成二是什麼人呢?大概是既得利益者(開藥房水貨店之類的),除了上班下班之外只靠父母提供三餐的,很離地不會去人多旺區的偉大中上產又或者,他們覺得香港沒有什麼需要跟中國切割的。

Wednesday, March 4, 2015

怕鬼怕死

總公司來了一位新同事,他將工作基地由歐洲轉到香港。早前跟他討論在香港租房子,他表示地產經紀介紹幾個單位,其中一個是一凶宅--曾經發生命案,而且還要死多過一個人。他表示不介意,而且還有意租下,不過業主並沒有因為這事而將租金降至合理水平,所以他最後租了另一單位。

這同事並非洋人,但他一直在外國長大,對於這些中國人的禁忌比較不在意。我記得很多年前灣仔也有一凶宅,一對現時久不久都在娛樂版見報的外籍模特兒曾居於上址並表示不介意。然後我想起,也有認識一些人,怕這些怕鬼怕得很厲害。



Tuesday, March 3, 2015

總結再出發:岑寧兒《Here》

我究竟如何認識岑寧兒呢?應該是有人跟我說過,然後,在網上聽了,很喜歡;買了她的首張EP,再到台北在好丘聽她唱Live,更喜歡;後來到藝術中心聽她的演唱會,唱了很多我不認識的英文歌,但她唱的都動聽;第二張EP買了,都很喜歡,然後一直聽她要出大碟,只聞樓梯嚮,等了又等,終於,2014年的12月,面世了,是這張《Here》。

她說,籌備經年,這是一張她為過去幾年的創作與巡唱的總結。她在很多巨星級歌手的演唱會當和唱,很多歌手都喜歡她的歌聲。對的,她的出身可能幫助她多一點機會,但她在這幾年來已經證明她是有實力的:無論唱也好作也好,都是香港樂壇少有的清泉--而她選擇將發展基地放在台灣。這唱片,我從買回來聽了很多遍,每次都是很舒舒服服的聽完,又不介意再聽一次。



Monday, March 2, 2015

流言傳來傳去

早幾天,朋友在面書貼出一篇萬三综援乜乜乜的文章,循例地表示WTF。我讀了,覺得內容怪怪的,而章貼的網站又不是什麼新聞傳媒所屬的,於是,我上網找找關鍵詞,發現這篇文章只出現在該網站與及好幾個討論區。我跟朋友表示,沒有任何報紙傳媒出現過類似文章,真確性存疑。

兩天後,果然有報紙報導此乃假文章,是有人東拼西貼的製成品,目的是什麼,我不猜測,但的確謠言已經傳開,有份無心傳開的人,根本不會知道這篇是假的,又或者,知道了,生活一樣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