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9, 2014

老趙的奇遇

星期六晚,跟朋友步往佐敦吃晚飯,本打算吃榮記,但行經老趙發現二人套餐很抵食:一九八免加一有兩碗粉(生牛雞絲或扎肉),蟹肉蛋黃酥,春卷,炒雜菜,甜品。於是,決定轉Plan。

我們被安排坐一排六座位桌子其中兩個,旁邊有一家三口吃飯。很滿意這個套餐,份量不是減半,而且是老趙平日的質素。吃至中途,旁邊的客人走了,換來三女一男,操國語的遊客。聽他們說了一兩句,我知道應該是來自台灣的朋友。

Saturday, June 28, 2014

寂寞又自卑的面書

最近看到部份有關某新晉足球燈神的訪問,她表示有留意一個人怎樣才算在面書很紅:就是沒有照片隨意的貼出「早晨!」都有超過300個Likes。這些無關痛癢風花雪月的東東貼出來有這樣迴響,其實只是公眾人物與目標市場受眾溝通的一種方式,而有求才有供--有一班人覺得每日緊貼這些公眾人物的網上匯報給個Like,就是跟他很接近的舉動。

然後,我們近日又看到,某位半公眾人物梁小姐因為界手照放上面書而引起一連串效應,當然包括那張不足廿四小時出現的溫馨家庭合照,然後更爆的當事人接受專訪表示手是我界的那照是假的公關照。其實,大家對於放在面書的個人動態,與及當中帶來的關注度,有什麼想法呢?



Wednesday, June 25, 2014

寶記別傳:西歌推介之王馨平

王馨平,當年寶記玉女歌手之一,由甄妮姐姐一手帶入行仲做過佢經理人。Linda當年出道其實年紀都唔小,報帛稱廿五而被質疑,不過對於佢當年唱廣東歌,一直都覺得怪怪地。

台灣出生,國語先係母語,所以國語歌可以唱得好溫婉,但廣東歌則時常有逐粒字唱出黎與及唱得好堀,加上當年寶記玉女歌手方程式快歌,佢唱過既好幾首主打歌,都實在幾西:

Monday, June 23, 2014

四十後的友情策略

對我來說,朋友這回事,因為經歷過亦找回自己的想法,所以在唸書時期就想通了:我不追求有很多很多的朋友,我只要夠質素的朋友;我對真朋友很不錯,我亦不介意幫朋友,甚至只成為某些朋友的傾訴對象;當然,我也有一班吃喝玩樂的朋友,一班符合我那個吃喝玩樂要求的朋友。

今天讀到一篇《
黃金30歲:人生7個友情啟示》,雖然是寫給女生的,不過,其實當中的大道理也很有意思。讀後就想寫一篇我這個年紀,對於朋友的處理又如何。

Sunday, June 22, 2014

順子回來了《超越To The Top》

我有時買唱片呢,會有種冒險的心態,不過冒險都會選擇對象的。像最近到台北,在誠品閒逛竟然發現順子的唱片!看過曲目,看過出版日期,還再拿去問問店員,確定這是新唱片,想也不想,買!

這是她八年後的新唱片,名叫《
超越To The Top》,有點土的名字。不過不打緊,這張有十一首歌五十幾分鐘長的唱片,風格多元而且再次告訴大家,這位金曲獎最佳女演唱人回來了!


Saturday, June 21, 2014

乜事都無發生過:變種特攻:未來同盟戰

我不知我算不算X-Men粉,不過從電視看過一,二集就其他都看了,而這個系列的確又可以無限地玩的--當然,我至今也覺得,原系列第三集玩到死晒幾位重要主角實在有點兒那個。於是,這部《未來同盟戰(X-Men Days of Future Past)》,玩的竟然是,Reset。

其實我一直期待接著《異能第一戰》之後的發展,因為那集前傳實在好玩好睇,怎知這一集,一玩就玩到異能人快要滅亡,所以,當務之急,就是回到過去撥亂反正。


Wednesday, June 18, 2014

殘廁Gathering

新工的確比較忙,不過昨日忙到嘔抖抖氣上上面書,見一朋友貼出一條短片,還在懷疑是否真的。你知啦,家陣面書迫你睇無聲片段嘛,那我就望了一會。

是一名七線女藝人疑似跟一名男性在國金拍拖,睇戲食飯飲野越痴越埋,最後一齊佔領殘廁,但原來黃雀在後,記者偷聽佔領過程之後就將殘廁重重包圍,捉個正著:你依家唔係事必要你講,不過你所講既報紙同網係一定見到既!

Sunday, June 15, 2014

我不明白

自問不是政治冷感,亦不是不讀報紙看新聞與及網上平台的不同資訊,當然亦了解這個政府越來越無賴與及爛鬥爛地一件比一件離譜的事情出現,務求叫市民們麻木,覺得他們無得救,那些官員良心早已死了。就是這樣,有些事情越想去了解,越不明白。

不明白的是:我相信真理是在哪一方,但同時我眼見的有些人的行徑,似乎又不單純那麼為爭取真理。我想,是他們別有用心,還是他們真的覺得以暴亦暴就是硬道理?

Saturday, June 14, 2014

好聽的林奕匡《3》

一直對這間唱片公司處理某些歌手的方法有很多疑問:首張EP《Loaded》,2010年11月推出;第二張,大碟《Phil Lam》,2012年2月推出;這張EP《3》,2014年4月推出。一個歌手除非並非全職,我真的不知他怎樣維生,而他替其他人作曲的作品又不見多,奇怪!這張唱片也是派台歌出現不算很久就出碟了。

不希望這是他最後一張唱片,他懂色士風鋼琴結他,懂作曲,唱功不錯,若果在一間進取型唱片公司應該有更大的普及度。這張唱片,六首作品,水準都很不錯,而且類型多樣化。當然,老問題還是:除了廣東歌我一聽就知道是他,國語作品還是有點大同味。


Thursday, June 12, 2014

文字的死因

除了簽名或者寄信寫地址,你多久沒有拿起一枝筆來寫字呢?早前有需要用筆寫字,不是用輸入法,有點不習慣:不習慣包括拿筆太久,還包括有時會懷疑自己有沒有寫錯字。

其實有沒有想過,我們常用輸入法寫字,慢慢地,當我們只用筆寫的時候,很多字不懂寫,很多字串不出來?

Tuesday, June 10, 2014

別留意歌詞:方大同《危險世界》

曾幾何時某一張唱片我已經有這個想法:方大同真的不要填詞,找些中文好一點的人填吧!怎知,這張《危險世界》,他用了一年多時間製作,又出現同樣的問題。

我買了回來,聽了很多次,沒有細心讀歌詞,是很不錯的:音樂多元化編曲豐富,是聽得出的用心與專業。這晚,寫這篇之前,讀一讀歌詞,有好幾首他填的作品,中文啊,真的不是填得太好,而且言之無物。

Sunday, June 8, 2014

地球繞著我而轉

人不為己天諸地滅?我不知道,但我知為自身利益出發的不是什麼錯,但道理總是應該說的,規矩也是應該跟的。就算你希望別人給你方便,你都應該知道道理不在你那邊,你是求別人,而不是大聲夾惡。

不過,世界上總有人覺得地球應該繞著他而轉,所以,他有不高興不滿意,覺得自己蝕底,先跑出來大說歪理,務求以為靠惡就行。不一定是強國人的啊,香港的,也有。

Saturday, June 7, 2014

回味一番的一番

我是在光顧離開時,才知道這家位於澳門逸園十二樓的一番,原來是當年在蘭芳道地下的小店!那小店都有十幾廿年歷史,當然是因為租金問題搬了,而我應該在十幾年前,在老店吃過一兩次。

這店有不少日本人光顧,老闆是個已經可以操流俐廣東話的日本伯伯,熟客們都跟他像朋友一樣。那裡亦放了很多酒,都是客戶的,可見熟客們都跟著轉來新場。


Wednesday, June 4, 2014

然後怎樣?

早幾天,有住在香港的台灣朋友問我會不會到六四燭光晚會,我表示不會,因為我除了去過一次我都沒有再去,不過我就每年都會在這裡寫寫感受,同時堅持心裡相信的,向不清楚的及下一代講解。

這天下班後跟弟弟一家回家,因為今年爸媽不在港,弟弟與弟婦今年不能去維園。他們是每年都去的,曾經試過有一年太熱了,集會期間要提早離開。當晚上在電視看到維園都坐滿了人,草地也坐滿了,弟弟立即叫弟婦來看看。兩人都表示很感動,我也很感動,覺得香港人真厲害。

Tuesday, June 3, 2014

坦白的可貴:Rubberband《Frank》

這個世代我們需要沒有思想靈魂的娛樂家嗎?有得揀的話,我要願意就大事大非說話的娛樂家。Rubberband一直以來不是扮有態度的,而是會在需要時發聲。

這張Frank,即是坦白。轉唱片公司後的第一張唱片,繼續從社會生命微觀出發,首先最欣賞的當然是他們找來九十九個人,同樣回答兩個問題:「你最討厭自己什麼?」「請分享一件你自豪的事」,有心細讀每個人的答案,已經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我們要先對自己坦白,才可以對別人坦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