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30, 2012

挑戰者來襲

有沒有試過工作上遇到一些實力很強的同事呢?通常,就算對方沒有主動挑機,一個人的基本防御系統會自然啟動。有些人會打醒十二分精神做得更加好,有些人則滿心以為這是自己主場,處處留難令對方不好過。

通常真正的強手並不會被你的下三流手段受陷害,相反,這樣做只會激起對方的警覺性,又或者迫對方出手。若果情況是:你是上級,公司給你安插一個很強的下屬,你又會怎做呢?

Saturday, April 28, 2012

聽得痛快的五月天《第二人生》

首先,我真的沒有任何一張五月天的唱片。他們的歌對於我沒有什麼魔法,但又不是不喜歡,總之並不是太對胃口,最最感動我的是突然很想你。這次為何會從二手店購入這張《第二人生》呢?

我最近在收費台追看的《真愛找麻煩》時常聽著片尾曲我不願讓你一個人差不多已經入腦識背,到後來看過另一首乾杯的mv又很喜歡這歌寫的東西,於是找一心找來聽聽。

多了一個S

你們有沒有發現,其實你們的手電不是用來通話,而是用來上網上面書打機What's App與及影相呢?當每個月收到的月結單發現通話時數真的不多永遠用不盡,講真,若果電話沒有電話的功能也可以,那麼還算電話嗎?

這是不能的,我證實了:兩個星期前,發現我那個用了一年八個月的埃瘋四,出現一個極之有趣的問題:打出打入也好,別人聽不到我的聲音。

Friday, April 27, 2012

怎算準備好?

相信自己都有寫過關於一些父母如何教子女的文章,當中有褒有貶,但我肯定有寫過一些責備得頗狠的文章,然後大肆批評那些怪獸家長。

最近看電視看到一個宣傳片,一名未成年少女誕下元旦第一個小朋友,那個爸爸只顧在旁打機,目的是叫年輕人小心攪出人命,口號好像是,未準備好,別亂當父母。我就在想,怎樣才叫準備好呢?

Wednesday, April 25, 2012

傳統出色意菜店:Linguini Fini

跟不同的朋友認識就有不同的共同嗜好,有些朋友會跟我一起試新餐廳,最近就去了這間位於上環L Place近The Centre的意大利餐廳Linguini Fini吃了一頓很高興的午餐。

喜歡意大利菜,但港式的意大利菜館吃的並不出色,極其量記得我吃過較喜歡的是Novotel的Pipino,不過也只是前菜出色,又算不上很正宗的意大利菜。這一頓飯,大部份菜式也是很原味,而且有些據知是頗傳統的。或許正如餐廳網頁介紹,是正宗鄉村菜式,而且還有有機蔬菜。

Monday, April 23, 2012

到處留情

自問不算是一個非常熱衷去旅行的人,或者正確點來說,我不太熱衷於發掘陌生國度,不太喜歡長途旅行。所以假若我去一處地方,愛上了,就時常心思思想再去。

其實是否愛上一處地方,有很多因素影響:你最初希望得到的是什麼,最後又得到什麼;當中有沒有什麼不快事情發生,又或者有沒有一些令你畢生難忘我快樂等等。當中其中一個重要環節就是:你跟誰去旅行。

Sunday, April 22, 2012

批判與挑剔

昨天,在旺角街頭獲得一張今期的黑紙,題目的挑剔。著實我從來沒有細心讀過黑紙,又或者這樣說,自從她免費派發之後我都沒有拿過來看。這次拿了,因為挑剔,而訪問的,是鄭裕玲小姐。

鄭小姐的確拋出好幾句值得我細嚼思巧的金句:「其實我不覺得自己挑剔,只不過我做事很認真,認真就令人覺得我挑剔吧!」及「香港人都很挑剔的!不過他們都是對別人指指點點,對自己得過且過,嚴人寬己。」

Saturday, April 21, 2012

訓身推介《陽光姊妹淘》

昨午,奧海城戲院內只有十數人,看著這部有笑有淚的《陽光姊妹淘》。看畢,就算有工作人員進場禮貌地叫大家可以離開,有趣的是所有人都坐著,看片尾一張又一張的掃描,甚至有一對情侶,男的緊緊抱著女的正離開(因為女的應該哭得很厲害),在女的要求之下繼續站在出口前看著片尾。

很想開宗名義的推介這電影:若果你喜歡那些年但覺得自己的那些年沒有那麼多情事或者其實讀齋校的話,陽光姊妹淘就絕對可以讓你找到共鳴;若果你喜歡3 Idiots當中為了尋回昔日唸書時的死黨而感動的話,陽光姊妹淘也有類似的情懷。

Thursday, April 19, 2012

那個時代出現的《陳奕迅》

有了面書的地盤,我可以失驚無神貼首舊歌來給大家聽聽,多好!不過我也一樣會在這裡寫,就例如,這晚突然拿來陳奕迅的首張大碟來聽。

話說這是一九九六年的唱片,陳奕迅雖然貴為新秀冠軍,但不等於一定有唱片出。又不是我誇獎自己:佢都係未紅我就買佢第一隻碟,因為,一聽時代曲,嗯,非同凡嚮。

Wednesday, April 18, 2012

不太好吃的bubble sushi

其實在灣仔上班的我,近來工作忙,沒有什麼心機去找什麼新食肆。早兩天同學相約吃飯,他選址,提供三個選擇,我選了較近的The Henessy的Bubble Sushi。

朋友說他吃過,覺得不錯,而且價錢相宜。他先訂了位,到達後的確覺得樓底高裝修不錯,感覺蠻好的。

Tuesday, April 17, 2012

Speed Dating

抱歉,就算那個盛女節目多麼大熱,我真的一集也沒有看過;就算娛樂版雜誌本本封都是他們,我都沒有興趣;就算後來發現當中有人原來是認識的,我也懶得去理,畢竟這是一場馬騮戲,你願意成為這場馬騮戲的主角,換來的就是成為大眾焦點,承受的當然是有入戲的觀眾同情你,同時也有花生友喪插不俾面,你情我願,心甘命抵。

反而除了有人提及為何要為了認識異性而推倒個人本質外,對於時下那些速配活動的模式,我早陣子在面書讀到一個朋友的一段,很有同感,想談論一下。

Monday, April 16, 2012

親情無價:女管家三田

早前在無線收費台終於看畢這日劇!我是很喜歡菜菜子的,覺得她很有味道,不是大美人,但就是有性格的,而且演戲不會誇張。

這電視劇基本上以菜菜子飾演的三田燈為主線:一個不苟言笑沒有感情但什麼都懂近乎萬能的女傭,永遠準時永遠交足功課而且你叫她做的都會幫你做--哪怕是犯法或者不道德的,唯一不做的,就是談及她的身世與及叫她笑。

Sunday, April 15, 2012

小童洗禮

上星期日,復活節那天,我家的兩名小公主與我好同學的兒子都在中學的小聖堂接受了天主教的洗禮,正式成為天主的兒女。小聖堂將這個小朋友洗禮放在主日彌撒後,而因為兩名公主在小聖堂很受歡迎,有不少姨姨叔叔留下觀禮替他們拍照;另一方面,我是同學兒子的代父,當同學知道小聖堂規模雖較細小,但感覺很親切,也決定安排兒子一起領洗。

這也是我第一次當小朋友的代父,同時第一次參加兒童洗禮。可幸的是三位小天使在接受神父在額上倒聖水時都很鎮定安靜,大家也讚他們很乖。

Friday, April 13, 2012

變成了張志明

《春嬌與志明》中,春嬌雖然決心與志明一刀兩斷,但卻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間變成了張志明,無論思想與行為細節均有著志明的影子,陰魂不散。更讓她痛苦的是,新歡喜歡她的思想獨特,原來也是來自志明的。

我們從電影中看到春嬌因此放不下志明,覺得生活已經被志明的影子籠罩著。縱使身邊有個好男人明知她放不下志明仍然在等,她因為這些性格上的微妙變化而裹足不前。

Thursday, April 12, 2012

難唸的經:伊朗式分居

家庭糾紛往往是看似最容易卻實質最難去解決的,因為有些東西說了出口就回不了頭,之間的嫌隙就永遠存在。看《伊朗式分居》,我看見的是在一個不同的國度,因著不同的文化與宗教背境,一些可能很小的家庭糾紛可以釀成很麻煩的事。

一直發現百老匯電影中心這部電影差不多出一場爆一埸,終於在星期日看了,著實以敘事來說,這部電影真的做得不俗。


Tuesday, April 10, 2012

我怎樣學英語

有朋友想我講講怎樣學好英語,自問沒有資格去教別人怎樣學好英語,因為我的英語水準普通,只是足夠讓我跟人同英語溝通工作(不過不止一次跟外國人溝通,他們都會問我是不是在外國唸書或者長大的,最近一次是星期五到赤柱跟一個美國人聊天時被問到的,因為他覺得我的英語口音不像香港人喎,嘻)。

那麼,我想一想我從小怎樣學習英語吧!不過不是先潑冷水,我深深的覺得,學習語言,很講天份的。

Monday, April 9, 2012

讓我也寫一風堂

香港人對於日本拉麵的認識有幾多?究竟知道怎樣才叫好吃呢?我不敢自居專家,只記得在日本簡簡單單吃個一蘭也叫香港一眾日本拉麵死埋一邊。豚王多人吃,到了登龍街拉隊人數有增無減,香港人還甘心為了一碗麵排隊排到入後巷,至於一風堂,我已經光顧兩三次,還不錯的。

首次光顧是尖沙咀店,三點幾,估不到也要等位,證明香港人真的很愛排隊,自由行仲會係門口踎住等食。

Saturday, April 7, 2012

求生的反思:極地戰狼

我覺得自己很幸福:其中一樣就是沒有經歷什麼大災難,什麼天災人禍,然後需要在頻死時求生,當一個活生生的Survivor真人版。《極地戰狼(The Grey)》就是這樣的一部電影。

故事發生於亞拉斯加,一班來自不同背境的人為了高薪而到那裡的油井工作,由於高薪,他們當中可算是來自三山五嶽,因為可以選擇他們都不會到這裡工作,除了天氣極差極寒冷之外,還有在戶外工作有很大的危險被當地的野狼襲擊,亦因如此,油公司聘請了獵人,為的是殺死那些對戶外工作人員有危險的野狼。

Friday, April 6, 2012

充滿愛的羅敏莊真Sing情演唱會

由九四年出道開始聽她,同期有陳慧琳,當知道她終於開個人演唱會,我就決定要買票支持。演唱會名字叫真Sing情,改得有點怪,而那些造型又有點過時,甚至我入場前看見的觀眾群不少都是上了年紀的,我開始懷疑,這晚會是怎樣的一個演唱會。

想深一層,Mimi出過的唱片雖多,但為人熟悉的個人歌曲卻不夠,很多人聽她的都是發燒天碟,即翻唱別人的歌。我擔心這晚會是一個名曲滿天星,坦白說開首有點這樣的感覺,不過一路看下去,我不得不讚這是個把一位熱愛唱歌唱得不錯而且很愛舞台的歌者,將多年夢想,以有限的資源與及很多愛錫她的人的愛合力辦成一個豐富精彩而感人的晚上。

Wednesday, April 4, 2012

瀟灑至極:黃小琥《愈愛愈明白》

人生應該是這樣:總是為已預備好的人在機會來臨時得到應有的好成績,黃小琥近兩三年的高峰正正就是個好例子。重新出發之後的第三張唱片《愈愛愈明白》封面不再是黑白灰的單調,縱使不是色彩斑爛,但看見的是自信,而且瀟灑的。

既然大家已經認定她唱得,而且又有了大熱歌曲,這張新專輯在音樂多元化與賣碟類歌曲方面得到最好的平衡:要找療傷情歌你可以找到,同時要滿足歌者不同音樂喜好與可能性也有,是一張聽得過癮又精彩的唱片。

Tuesday, April 3, 2012

要安穩還是人渣《春嬌與志明》

我努力忍著不看面書那些朋友貼出來的片段,特別是最近大熱那段,然後在今日拖著倦極的身軀一個人跑去電影中心看七點九。好幾位朋友看過都說不錯,有些告訴我很好笑的。這晚看過之後,有好笑的,但同樣也有讓愛過的感同身受的細節。

這是《春嬌與志明》,那對因為在後巷打邊爐而遇上相愛的姣婆與脂粉客戀上了而且同居,故事就從這樣開始。

Monday, April 2, 2012

家醜不必外傳

當我曾經很久之前寫過,不明白為何有年輕一輩將心聲寫在網上,不跟別人溝通,父母惟有用這途徑去了解他們的時候,我都強調,是不是可以用面談而不是用寫字呢?

雖然我相信有時寫字比說話更有效,例如早幾天父母因小故吵架,其中一方在我上班時致電給我說了些不快的話,由於我真的忙得不可開交,沒可能在上班時間跟他們談,但我覺得我可以做調解員的,而且太明白他們只是因為無謂的事而有拗撬,我決定給他們一同傳一個短訊,叫他們平心靜氣想想其實沒有什麼好吵,同時也告知我很願意聽他們的。結果當晚回家,什麼事也沒有--或許加上我當晚真的太累,他們都不好意思為無謂事情再吵。

Sunday, April 1, 2012

Will You Remember Me?

這天在腦海不斷想起由零開始,然後再想起這唱片可算是哥哥在新藝寶年代我最愛的唱片。唱片名字都是叫Leslie,可能他有好幾張都叫Leslie,不過,我肯定很多朋友不會忘記這張唱片。

那年,一九八九年,我不記得這張唱片何時推出,只記得第一首派台的別話是年代,應該在三、四月間吧!關於這唱片,那個噴畫加熨金的封面,你還記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