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31, 2011

點睇功夫熊貓2

你看了功夫熊貓2沒有?我呢,其實第一集是因為我買了張DVD跟大公主一起看,很過癮,所以決定看第二集。至於看第二集也有煩惱:我應該看英語版還是粵語版,2D還是3D版呢?

我最後選擇了2D粵語版,為何呢?因為這套是寫中國風的作品,而且我不喜歡架著特製眼鏡看電影。結果這九十分鐘我實在歡樂到不得之了。

Saturday, July 30, 2011

有得諗

好像沒有跟大家提過Pixar的展覽,其實我有去的,是在完結前兩天去了參觀,只不過有空介紹時展覽已經完結,所以就沒有介紹。

那天是很早的一家大細出動:弟弟一家四口連同爸爸媽媽。其實我一直很想去看,只不過邊說想去都差不多完結了,終於那天成事,希望給大公主帶來快樂的回憶。

Friday, July 29, 2011

悶蛋

有否害怕自己在朋友之間成為悶蛋沒有話題?即是他們說的東西你都插不了咀,問你懂不懂你就只有尷尬陪笑?

我其實不大怕這情況,這不是說我是世界仔什麼都能夠發表意見,只不過有些東西真的不用介意自己有無知的一面。

Thursday, July 28, 2011

錢有幾萬能?

強國發生火車意外,本來第一天報導的還是關於溫州人如何放下強國人各家自掃門前雪的特性,守主相助的士義載之類的善行,怎知互聯網實在是禁也禁不住,意外後極速將火車殘骸活埋,速度之快,相信比起那些誇口說自己是世界第一的防撞技術更值得獲世界第一。

之後那位官員出來開記招,那些聽得正常有血性的人很難不扯火的論調與咀臉,那些歪到不能歪的歪理,我想現場應該有不少記者傳媒想打實佢的。

Tuesday, July 26, 2011

捨得

因為轉工後出外開會的機會多了,早前就訂造了兩套西裝。亦因如此,母親都吩咐我要好好執一執衣櫃,以免新西裝未穿就因為衣櫃內衣物太多而被壓得縐了。

於是,早幾晚我重新檢視衣櫃一遍。我不是愛買衣服的人,但好些已經買了好多年但穿的機會又不見得多的其實應該丟掉,另外有些其實已經很舊了,也可以放棄。快快手的已經拿出好幾件短袖恤衫與及兩件褸,然後第二天拿去捐掉了。

Sunday, July 24, 2011

與父母談天

我承認十幾年前我並不是一個十分孝順的兒子,當然,不是什麼大逆不道,只是不夠關心家人,時常顧自己而已。不過人大了經歷多了,無論是自己的經歷或者是家中發生的大小事情,我變了家人也變了,可幸的是家庭的關係越來越好。

近幾年我都有個習慣,就是久不久找爸爸媽媽談天,而且多數是分開談天的。可以告訴你們這是十分好的,為什麼呢?

Saturday, July 23, 2011

從歌唱比賽出來的男孩(下)許廷鏗

對於那一屆的超級巨聲,我最最喜歡的是鄧小巧與王嘉儀,至於許廷鏗,印象不差,唱得有感情,但又不是唱得十分出色。不過,他能夠出唱片是預計之內--唱得不錯,有外表,有學歷,有觀眾緣。在無線極缺男歌手的情況下,而且唱片公司不會對他沒興趣,他成為第一個出個人唱片的超級巨聲,並不奇怪。

大家或許都可以估計,在如此出身的歌手,要簽約唱片公司,選擇只有英皇與及星煥--還跟無線有關係的東亞基本上近年不簽新人,英皇不會簽一個有能力對林峰做成威脅的男歌手,於是,簽星煥,理所當然。

Friday, July 22, 2011

鬧市中的異國文藝風:Assaggio Trattoria Italiana

師弟有新工作,即將離開灣仔區,於是相約吃飯。選吃的都交由我,於是今次選了一間從未吃過的,而且亦沒有想過會在那邊吃飯的地方。

藝術中心六樓有一間意大利餐廳,名字嘛,不要問我怎麼唸,我那些初階的意大利文已經忘得一干二淨,就是這麼長:Assagggio Trattoria Italiana,不要緊吧,知道地點就夠了。

Wednesday, July 20, 2011

眼眉跳

上星期四晚下班後到摩利臣山泳池游泳。要不是天氣差擔心又不知會不會突然來個雷暴警告,我是寧願乘車到大口環的,不過既然想游水,就近一點到摩利,代價就是游水同時避人--游人太多了。結果那晚,應該是游到第十八十九個堂的時候,有一個人撞過來,為了避開扭傷了左肩頸的肌肉。

之後好幾天左邊肩頸梗膊痛,而且開始左眼有輕微眼眉跳。於是趁今日工作不太忙,趕去找醫生。這醫生是我相熟而且最信賴的西醫,只要告訴他什麼事,他很快就解釋我聽成因是什麼。

Tuesday, July 19, 2011

希望你不是

是的,我都三張幾,不過工作上不是太多機會接觸新生代,但總有朋友要跟這些新生代工作,他們都跟我說:『咪以為有呢類下屬好開心,你除左要好似教仔之外,佢地自信心好強,自尊心更強,你要話佢地知一個Concept,佢會Challenge番你轉頭係咁問點解唔可以咁,因為佢地覺得自己岩晒。』

剛讀到一篇關於職場80後的文章,實在太有趣,很想與大家討論一下當中提到的新生代工作態度。

Sunday, July 17, 2011

從歌唱比賽出來的男孩(上)張心傑

面前放了張心傑與許廷鏗的唱片,然後想起他們都是從歌唱比賽被發發掘出唱片的,於是想起不如這樣寫寫我的聽後感吧,先寫張心傑吧!

張心傑其實也很年輕,只是廿四歲,不過十四歲時已經參加歌唱比賽奪冠,當中唱了很多電視劇主題曲,最紅的肯定是那年只得十六歲的他竟以一把滄桑的聲線唱出一曲彩虹 ,不過最終也是要經過參加超級星光大道與星光傳奇賽才於今年推出首張唱片。

Saturday, July 16, 2011

陰影

昨晚跟一好朋友吃飯,我們都是久不久才見面那種,但一見面就有說不完的話題。朋友最近因為跳舞而傷了腳,而一年前差不多相同時間,她又是跳舞傷了另一隻腳,她笑說表示,儲成一對了。

她分享去年傷了腳之後,明白上一次肌肉撕裂的原因,跳舞前都做足了熱身運動,不希望再次受傷。怎料今次做足熱身拉筋,開始跳不久一落地就聽到撕裂的聲音--又是那種從身體傳到耳邊的聲音,於是,又受傷了。


Thursday, July 14, 2011

初嚐純子

家中儲下不少未讀的飲食男女,當然很多時候可以拿來讀,哪裡是過期的。某一期介紹韓食,讀到有一間家庭式韓菜餐館,由一名傳統韓國女士主理,餐廳名叫純子,在灣仔。

記得報導說該店做得一天得一天,因為主理的女士年紀大了。我亦知道同事曾經去吃過,他們的回應是好吃的,但要訂位,否則很難有得食。這個我相信,午市時經過,永遠要等位。而開飯的介紹對於食物是讚的,對於服務卻是彈多過讚。

Wednesday, July 13, 2011

得啖笑的報導

工作很累,晚上回父母家,吃飯時跟弟弟閒聊。話題,談及昨天蘋果日報的頭版。我們都明白,蘋果的頭版一直都莫明其妙,嘩眾取寵之後隨意來多一兩篇既定方向想法的資料文章就當完成了頭版的報導。是的,我們談及的,是那篇小學雞的報導。

弟弟是社工,亦是別人的爸爸。他對於該篇報導與那段片段的唯一反應是:『那名小朋友或許有情緒病,不過可能連其父母都不知道,只是一廂情願的以為兒子很難教。』

Sunday, July 10, 2011

多一些:王菀之《Cinema of Love》

對於王菀之,希望她多些創作,同時也希望她保持水準與風格。不知不覺她出道好幾年,產量不多不少,對於她這幾年來的作品評價都算是正面的,而且覺得她無論水準與風格都能保持,還有成長。

所以,對她的作品都很期待,當然這一張整個曲奇餅罐包裝的《Cinema of Love》也一樣,雖然,我真的不喜歡這種包裝。不過話說回來,這次的照片與美指都很高水準,充滿濃濃的歐洲中古味道。

靜靜起革命:盧凱彤《掀起》

At17的暫別換來本地樂壇兩位獨當一面的女歌手:林二汶有她的靚聲溫婉地唱進我們的心打動我們,而盧凱彤則原來已經在這十年間不斷成長,成長是她的音樂造藝,她的創作能力,她一把可以代表自己的唱腔。

初試啼聲的兩張細碟獲得很不俗的反應,然後不斷的到台灣唱校園秀,終於推出了首張個人大碟《掀起》。雖然我一定要說的是:為何要攪這樣一個不簡約的包裝,為何要推出特別版送相機帶。細碟我買了第一張,第二張因為同樣地炒到不合理的價錢我放棄了,這張大碟,推出那天我最後在時代的cd warehouse買了,放出來的只有唱片,但是一百四十幾元,因為她,我買了,然後才知送什麼什麼,還有海報。

Saturday, July 9, 2011

此刻無價:鮨福助Omakase(下)

曾經提過,這類由師傅發辦的日式晚餐,他應該可以從容不迫的慢慢一道一道菜送上,好讓你慢慢品嚐,同時亦能夠與朋友把酒言歡。鮨福助的師傅絕對做到這點:我們這一頓飯吃了三個多小時,味覺是享受,視覺亦是,因為欣賞師傅的刀功,與及吃畢之後看他為其他客人預備的壽司拼盤,我會說,是享受;而我朋友說,是折磨--因為實在太誘人。

下半場吃的主要是壽司,而這應該是我很少數的完全沒有將壽司放進豉油碟:因為師傅早在每一件壽司上塗上不同的醬油,裡面當然放了少許青芥,於是,每一件放進口中,都可以完完全全感受食材的真味。

Thursday, July 7, 2011

此刻無價:鮨福助Omakase(上)

並不是想短時間再介紹此餐廳,一切源於廿幾年同學自遠方來,然後由島主帶隊吃日本菜。他為何選這裡或許他已經略提一二,他將當晚的插曲一分為二寫了上下集大家或許也讀過,那麼主要關於吃的就留給我寫好了。

不用再花文字介紹什麼叫Omakase,總之就是不時不食,而這裡的價錢亦分兩種,當晚我們選了較貴的,這晚美妙的晚膳用七時四十五分開始:

Wednesday, July 6, 2011

排與等

午飯時段,若果是一個人出外吃飯,而可能因為工作太辛苦總想吃些不同的,我都會寧願到不同地方吃也不願永遠快餐店。途經不同餐廳,總會發現好些食肆外都有人在排隊,而且排隊的人不少。
我很不明白,為何一定要去那間店子吃,為何午飯時間那麼珍貴,也寧願用上不少時間用來在烈日當空下等。

Tuesday, July 5, 2011

老香港在太古城:miniature Exhibition

孩童時代我並不特別喜歡超合金或砌模型,我喜歡砌砌圖與及那些十分精緻的實景模型,不過一直沒有機會學習如何去製造。近來也看見一些手工藝中心有教授如何製作這些實景模型,我希望退休之年可以去學這個,到時手未震至做不到的話。

所以,當知道太古城中心有這個『懷舊香港情微型藝術展』時,我就立即抽時間去一看。結果,雖然人山人海,不同的參觀者拿著手機與及由傻瓜機到大炮相機都有在不停的拍著,但所有的展品實在精美得很,不得不看!

Sunday, July 3, 2011

談談謝和弦

謝和弦,又是台灣另一唱作歌手,不過這個跟韋禮安嚴爵或紀佳松等不同,這個是土生土長從台灣中部來的,所以寫的都是很地道的東西。我有他兩張唱片,都是最近才買的:第一張《雖然很芭樂》從二手店很便宜的買來,新的《於是長大了以後》是朋友幫我由台灣買來的,因為第一張聽得很爽。

長了一張娃娃臉,我一直以為他很年輕,是廿歲樓下那種,原來第一張推出時已是廿二歲,之後當兵退役才推出最新唱片。他的音樂是Hip Hop加Rock,認識他的音樂,我相信可以從他的同名歌曲謝和弦開始:

Saturday, July 2, 2011

Love as though you have never been hurt before

這個標題,我第一次看到的應該是在韓劇金三珣出現,三珣發現男友沒有如承諾現身,傷心得很,在巴士站看到這句。當時被翻譯成『去愛吧!就當從沒受傷過一樣!』當時很深印象,亦覺得很有意思;之後,在某集星光傳奇賽,陶晶瑩勉勵一名失戀再站起來的參賽者時,表示自己家中的雪櫃上放了一個磁鐵,寫著的就是這句。

今天跟一舊朋友飯聚,她跟我分享最近的感情生活,我又想起這句說話。

Friday, July 1, 2011

音樂連鎖店

不斷收到HMV的電郵通知中環分店快要結業,現正舉行特賣。終於抽空去了,不是為了執什麼平貨,而是,我始終對這店有感情。去了,平貨倒是沒有,客人一樣的多,很多部份已經用黑布圍起了,畢竟租約期滿,要搬走的也有很多,總要逐步撤退。

我想起我這個買唱片死忠粉絲,跟這類大型音樂連鎖店也有過不少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