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30, 2011

值得慶祝嗎?

最近讀報看到一個標題:65%市民稱呼自己為香港人。我沒有細讀內文,當時只覺得有點無聊,但想真點,其實有個象徵意義:香港人認同自己是香港人,多於中國人。

回歸十五年,我們已經是中國的一部份。那些年頭有人怕中國政府那套會硬塞在香港,五十年不變只是空談,然後移民離開這片最愛的土地。十五年過了,中國政府沒有明刀明槍的做些什麼,背後我相信不是沒有,反而是那班當官從政的,已經自動波的不站在人民那一邊。

Wednesday, June 29, 2011

值得豪一次的魚生飯:鮨福助

其實關於這店,我早於他開張後不久與島主吃過Omakase,當晚的體驗完全是本人有生以來在香港吃日本菜最難忘的:那位日籍師傅專業而有禮的款待、食材之新鮮、那些即場生磨的青介、那張原木壽司吧檯,所以,那晚是食到嘩嘩聲。

很久之後,又是跟島主午膳,再次光顧鮨福助,同樣地坐吧檯。兩人看過餐牌,二話不說,一起點了相同的東西。未揭曉之前,看看前菜:

Sunday, June 26, 2011

為何會輕易說離婚?

不是想再談那對影帝影后的婚變,只不過想到五年婚姻加上兩個孩子最後落得離婚收場就覺得有點可惜,然後思考一件事:婚姻是不是那麼兒戲呢?又或者在決定結婚之時是不是沒有考慮清楚呢?

今天讀明報副刊《星期日談情》有一篇叫《一樁沒癮的婚姻》,王雅雋寫的,有點長,不過值得轉載與及大家讀讀:

Saturday, June 25, 2011

變得太多:嚴爵《不孤獨》

嚴爵的首張大碟《謝謝你的美好》獲得我的歡心,因為他將自己最喜歡的爵士樂放在國語流行樂上玩得出色過癮,縱使有聲音指他抄襲,但正如我一直強調,一個在美國長大只有廿三歲的唱作人有如此的音樂天份是難能可貴的,所以,他在台灣不只替不少歌手作曲,更為不少電視劇做配樂。

雖然他未能擊敗我同樣很欣賞的韋禮安獲得金曲獎最佳新人,雖然他當晚的演出有點緊張而水準不穩,但我同樣期待他的第二張個人專輯《不孤獨》。

Friday, June 24, 2011

駛錢都要醒目點

最近網上傳得最勁的其中一個話題,除了我都極之喜歡的高登神獸咭之外(話時話,真係出我一定買番套),肯定是小南國的單據收貴一大截事件。

由於若果事情屬實的確幾過份,本港傳媒無理由不查,結果證實真有其事,小南國的解釋表示因為有些食物的份量不是例牌所以收貴了。老老實實,夾硬而牽強。

Thursday, June 23, 2011

到此一遊真不錯

上回談了人渣,今回談好吃的吧!朋友希望在尖咀開餐,我想來想去,決定找找信用咭有什麼推介。朋友說最近吃得太多西餐,所以只是不吃西餐,終於工作忙碌之下選了諾士佛臺的一遊,吃日本菜。

一到這店,那股串燒香就撲鼻!店子像日式小店,燈光較暗,座位之間的空間都夠,還不錯的。

Wednesday, June 22, 2011

人渣在身邊

最近跟一名即將結婚的好朋友吃飯,替她高興是當然的,同時她也告訴我一些真人真事。

話說她的未婚夫有一名姐姐,暫且叫她為X,年紀三十幾,未婚,公務員,有一名同為公務員的男友Y,年齡也是三十幾,離婚漢,帶著一名十一二歲的兒子。朋友形容Y是一副古惑仔的樣子,這個我沒看過,沒有意見;而Y雖然跟X相戀兩年多,亦同時住在一起,但亦聲明不會跟X結婚。不過,X是很想結婚的。

Sunday, June 19, 2011

再愛上你

金曲獎已經塵埃落定,恭喜莫文蔚再奪歌后之際,我們也得替她公佈婚訊一事感到高興:她宣佈今年年底與十七歲初戀男友結婚。

今天有兩三個朋友都在MSN跟我聊起,覺得真的很浪漫很圓滿。根據今晚看台灣電視台的報導,她的未婚夫是德國人,長得蠻帥,有三名子女,據報導是當年Karen到外國修讀外文時認識,但因為分隔兩地而分手了。

Saturday, June 18, 2011

別為悲劇節外生枝

對於前幾天有一名人士在中環天橋頂示威,期間一名警員在處理時從高處墮下跌死一事,這幾天,我們聽到很多評論,特別是主流媒體也寫了不少,而且好像各有立場,甚至有些是有目的的評論;至於政客們也有些評論,同樣是立場各異。

我聽得很不舒服,覺得嘛,這件事根本是一件意外,而我相信死因庭自然會對於這名警員的死有所結論。

Friday, June 17, 2011

廿年前的經典:張學友《情不禁》

為什麼突然想介紹這唱片?因為那邊的x10系列出現張學友合唱歌十首,偏偏我最喜愛的一首冷門作品沒有;昨晚良久沒去唱K,除了發現在Neway找張學友與陳奕迅極度困難之外,唱張學友的歌又令我想起一些舊歌。於是,我想介紹這張一九九一年推出,相信唱片公司當年也估不到令張學友大爆的唱片:《情不禁》

介紹之前先寫這唱片一小插曲:由那年聽盒帶到今日聽cd,根據唱片內頁的音樂製作人名單,可以相信當年的歌曲排序是跟最後出街的有分別。當年的排序是:情不禁,任性,每天愛你多一些,馬路英雄,如沒有你,緣盡情未了,再愛上你,冰冷的手,小姐貴姓,早已離開我。

Thursday, June 16, 2011

職場上的大忌

近日政界有一宗離職高官投訴政府在選擇協辦社區活動時有政治動機,遴選過程中有偏幫等等。他表示並非為什麼個人利益,而是希望公眾看清政府所做的一切。結果連日以來我們看見的是他勢孤力弱,而且因為沒有很強而有力的證據,再加上他要對抗的是政府與及一大班官員,加上一班建制派疑似護航,他在這事上顯得吃力不討好,而且形勢很不妙,甚至可以說是徒勞無功。

我不知這事上誰是誰非,只不過,因為這事,我想起我們在職場上一個大忌:就是口講無憑。

Wednesday, June 15, 2011

玩物喪志之Marshall Minor

大家都知我嗜好不多,音樂是我的命根。不過我沒有迷上將家裡的音嚮組合升級,追求那些音色享受,但由於我是那些音樂不離耳朵的人,對耳筒的要求開始多了。

雖然我不捨得那些量耳訂造的四位數字耳筒,但去年因為舊公司獲得五百大元複雜禮券,於是買了一個四百多元的耳筒。

Monday, June 13, 2011

使被蹂躝者重生:越色

錯都在我:久不久在面書貼出食越南生牛河,仲要係太古大食代至得果間火車頭,於是令某某島主按奈不住,亂入(食肆)於是慘遭蹂躝;以為佢第二日去邊,點知係明珠,唔差,不過水準真係跌左好多。於是有一日我話佢知:想食生牛河,點解唔問我?

結果,星期六兩點半,帶呢位受害人去食登龍街越色。我知呢位已經康復既受害人已經寫左,不過喇播,我原來咁多集都好似未介紹呢間,介紹過的話我咁耐無食又想提下,又點可以唔寫一寫呢?

Sunday, June 12, 2011

仍然不錯:紀佳松《魚人》

一次過有好幾張新唱片到手,不約而同都是台灣男唱作人,而幾張都是不錯的。按出碟時序我先介紹這紀佳松的第二張全創作大碟《魚人》。記得兩年前他推出首張大碟時我也有介紹,寫關於這張之前也特意聽回第一張唱片,發覺這張雖然都是走R&B,但歌路更成熟更耐聽,而且亦有新嘗試。

先要讚的是這次唱片的相片與形象都比上一張出色:活像日本型男的黑白照片,配上舒淇小姐所寫的文字,風格高而更配合他的年紀--若果不是從網上找找看,也不知道他兩年前推出首張唱片已經年屆三十,只不過是他有一張娃娃臉。所以都說,為何那麼多人希望跑到台灣找音樂夢,大陸的都老遠走去參加超級星光大道,因為台灣真真正正是華語樂壇的大樂園。

Saturday, June 11, 2011

X-men First Class:好睇的前傳

X-Men前三集我都有看,雖然第三集是幾失望,又等來等去等不到第四集(第三集明明舖線有下一集嘛!),不過由於喜歡這電影系列的角色與異能人與人類衝突這題材,所以知道有前傳出現,而且不少朋友看過都話不錯,我當然不會錯過。

首先高興的是這部不是3D,其實很怕有些電影為3D而3D,至麻煩是要戴多副眼鏡,這很影響在戲院看電影的。而這部X-Men First Class正正告訴我們,劇本好特技夠,不用3D也一樣可以是部很好看的電影。

Wednesday, June 8, 2011

太貪心的不再讓你孤單

從來都說Trailer剪得好就可以令觀眾入場,縱使早已聽聞此片不過已矣,但是,舒淇嘛,我又沒有理由不看。終於在最近忙得要命的日子,拿著快要過期的電影中心贈券,這晚看了。

自問哭點很低的我,以為這次肯定大開水喉,怎料,紙巾濕也沒有。坦白說,很是失望。

Sunday, June 5, 2011

只限午市的天膳

這晚是有人請客款待慰勞,而請客者決定到天膳來個Omakase。準時到達,我們被安排坐在餐廳較入的位置。

不知Omakase係乜的朋友,可以看看以前寫過的,而這晚嘛,晚市,價錢當然不是這個,至於結果如何,不如慢慢讀下去:

Saturday, June 4, 2011

恭喜李娜

剛剛看畢法國網球公開賽女單總決賽。中國球手李娜勇奪冠軍,成為首名中國網球員贏得四大滿貫的單打賽事。當在法國紅土場上播出中國國歌,感覺特別激動。

為何呢?今天是六月四日,廿二年前,那裡,有一班人,希望能夠以和平示威方式,發動一場猶如法國大革命的行動,希望令祖國改變。今天,竟然在法國土地上播出中國國歌,是網球比賽上中國的一場重大勝利,人民肯定不會忘記。

Friday, June 3, 2011

與校長吃飯

昨晚出席喪禮之後,跟同學夫婦準備吃飯,剛巧為彌撒主祭的林仲偉神父、中學時期的校長也準備離開,我們便邀請林神父一起吃晚飯。

由於同行還有一位協助今晚彌撒的太太同行,而她住小西灣那邊,林神父駕車載我們到柴灣吃飯。

Wednesday, June 1, 2011

麥叔叔的道歉

大家好啊,記得我個多星期前的他媽的麥麥送嗎?由於不少朋友睇了上集,下集大結局我又怎能夠不告訴你們呢?

話說事發後的星期一,我心急,亦覺得經由其他人說,倒不如我自己投訴。於是我在網上找到老麥的寫字樓電話,親自致電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