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31, 2010

驚喜的順德漁鮮酒家

中午跟大學同學們食飯,能夠約到而且有幾個家庭拖男帶女出現已屬難事,最終有十大兩細一手抱嬰兒到場,而攪手很妥善的訂了檯,銅鑼灣的順德漁鮮酒家。

此店入口不易找,不過上樓的樓梯貼滿了剪報,又有特首又有未來大熱門又有蔡San總之星光熠熠。我知道攪手其實沒有吃過,所以沒有什麼期望。看過餐牌,知道這裡應該主打順德菜,而攪手亦非常有心的做了Research,所以我們點了幾道特色菜:

Saturday, October 30, 2010

杯葛大家樂有用嗎?

早就有人說過,不知最低工資是德政還是害了社會,終於落實,然後該委員會成員之一、大家樂的老闆立即言出必行,慢慢加薪,不過同時為各位僱主立一個好榜樣如何走法律罅:用膳時間無人工,因為你當時不用工作,所以我唔計你人工,你吹我唔漲。

環顧現存法例,的確沒有規定用膳時間要計人工,不過若果僱傭合約定明,你單方面改合約就可能有問題。話雖如此,為一眾打工仔,有得反抗咩?於是,只有放料投訴,務求製造社會闡論壓力。

Wednesday, October 27, 2010

借肚生仔的好處

果真是百歲唔死都有新聞:富豪大公子一直單身,緋聞都唔多聽見,失驚無神話借肚生仔生左三胞胎,仲要見富豪一臉滿足抱住三粒孫。

上頭版絕不奇,因為始終都是一件大事,至於道德問題相信好多朋友都發表了意見,不如換另一角度睇睇呢件事:究竟是次本地創舉對於一眾富豪有乜啟示呢?

Tuesday, October 26, 2010

兒歌的疑惑

家中大公主上學都有一段時間,她總體來說喜歡上學,而且還會告訴我們在學校學了什麼,當然,包括她學會的兒歌。

暫時她向我們唱過的有兩首:一首是太陽伯伯,歌詞是『太陽伯伯太陽伯伯去左邊去左邊』,另一首是英文歌:『Head & Shoulder Knees and Toes...』後者我肯定當年有聽過,然後最近突然想起,我那個年代的兒歌,其實歌詞都有些問題。

Monday, October 25, 2010

樓市上升受害者

雖然政府不斷在出口術警告市民樓市泡沫快破,不過又沒有推出有力的措施去壓抑樓市,那些『置安心』個人認為抽中都唔知開心定唔開心。雖然我唔認同大學畢業要即刻買樓,更加唔覺得你女友話唔住公屋你無樓唔嫁俾你,但,樓市繼續喪升卻是不爭的事實。

咪以為作為一個有樓人士又無參與炒樓可以置身事外,其實,你與我都可能係樓市喪升受害者。

Sunday, October 24, 2010

自白書:關楚耀《Here I Am》

我沒有關楚耀之前的任何一張唱片,最多喜歡唱他的你當我什麼,而且覺得他唱得很不錯,聲線有其特色,樣子不錯,加上背境不俗,理應可以在娛樂圈有一番作為。不過可能就因為這樣的天時地利,年少氣盛,得到大教訓。

我是談音樂的,不過我相信每個人的跌倒都有能力令一個人脫胎換骨或者一敗塗地。關楚耀出事後被安排到台灣一年,換來的是有了作曲的能力,而且同時監製自己的唱片。加上今次大碟的幾個音樂製作班底:小克、馮翰銘與周耀輝,於是有這一張彷彿是他成長自白書的《Here I Am》。

Thursday, October 21, 2010

這類情人要不得!

午飯時,讀到一段本港新聞『女友爭執圖蹈海 男子跪地認錯』,於是跟同事們分享討論。

我讀過報導,加上蘋果那張特別『傳神』的照片,腦海自然反應就彈出『港女』兩字,不過我的女同事並不同意。

Wednesday, October 20, 2010

負面人

活了這麼多年,見過不同類型的人,其中一種想談的是『負面人』。我所指的負面人,不是那些什麼事都想得很消極的人,而是那些天生喜歡烏鴉口的人。

今次講的是在工作地方遇到這類人,他們都有個特點,就是喜歡是非當人情。

Monday, October 18, 2010

發仔寒不如爭氣

早前讀到楊千嬅的訪問,表示非常討厭『剩女』這個Term。我想,其實這類帶貶義的字詞,其實有點不必要,因為是否敗犬是否中女是否剩女,在乎一個人如何面對自身的處境,如何去活。

最近聽到兩件朋友告訴我的真人真事,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Sunday, October 17, 2010

爵士味濃:黃凱芹《分別》

對於一眾出道多年仍在樂壇出現的歌手們,我是否喜歡支持有這樣的一個看法:若果真的久休復出,而他實在又有很多好歌我當年非常喜歡的,我絕不介意他們吃一次老本;但,若果老本吃完一次又一次的話,本人是絕不喜歡的,正如草蜢近幾年,年年開個唱新歌欠奉。相反,若果他們還會認認真真推出新作品,而且還有所突破與新嘗試的,本人先加三十分。

黃凱芹其實算是回歸香港樂壇好幾年,回歸之後亦推出過兩三張新唱片,最近期那張2004年推出的Evergreen更是翻唱大碟,那張碟已經有少許爵士味道。今次推出的《分別》是自資製作,聽說連唱片封套製作也是他用電腦完成,在沒有大公司的支持下,這唱片的好歌可能是你忽略了的。

Saturday, October 16, 2010

果然是靚聲王:曹格@ Moov Live

感激Moov的多番邀請,繼兩年前在藝穗會參與黃耀明的Moov Live之後,上星期五我參與了曹格的新唱片Moov Live,舉辦地點是我不久前參與KJ音樂會的兆基創意書院。

據上一次參與Moov Live的經驗,是很Cozy,歌手與觀眾距離很近的。不過早前到這裡的經驗,椅子是一排一排而上的,不知今次會是怎樣的安排呢?

Thursday, October 14, 2010

潛質無限:徐佳瑩《極限》

徐佳瑩,第三屆台灣超級星光大道冠軍,一直在比賽中多以個人唱作作品參賽,唱腔有其特色,作品多樣化。第一張大碟大賣之後(據我所知)並沒有推出什麼特別版,個人是喜歡的,因為很多歌曲都在比賽時聽過,感覺都有點少女,但都是動聽而不是口香糖類的。

第二張唱片取名《極限》,全碟依然是她的曲,大部份是她的詞,形象成熟了不少,沒有第一張唱片的天真笑臉,細讀文案,似乎她經歷情傷,所以這張唱片的歌曲跟第一張風格上有頗大分別,而我是較喜歡的。

Wednesday, October 13, 2010

往紅磡的渡輪

我曾經寫過我喜歡乘渡輪過海的。中環往尖沙咀,尖沙咀往中環,可惜的是維港越填越細,那段航程短了而且很大浪,雖說是另一種風味,而且只是兩個半一程,還能苛求什麼,但始終不及以往的好。

那晚往紅館看演唱會,時間尚早又不是迫巴士迫地鐵,心血來潮,我選擇在灣仔乘船到紅磡。

Tuesday, October 12, 2010

最後一夜的Ladies & Gentlemen Live

我是從來沒有看過楊千嬅的演唱會,縱使,我是頗喜歡她的歌,亦會買她的唱片。原因很簡單:我在她初出道買過她兩張Live CD,都是商台的Show,那兩張Live的驚嚇程度實在太高。這次願意買票入場,老實說我覺得她之後應該不大機會再開演唱會了,作為一個那麼喜歡她歌曲的樂迷,況且亦要慶祝她終於離開鬼地方,這次要撐。

有朋友就有這樣的好處,我終於看到尾場,而且,是第八行。

Monday, October 11, 2010

一頭煙的燒魂一

發財要立品:早前參加飲食天王的有獎遊戲,贏獲餐飲券,而我選了位於尖沙咀的燒魂一,上星期用作跟一好友餞行,吃的是他們的日式燒烤放題,二三八兩個半小時任食。

首先他們所指的兩個半小時實在有取巧之嫌:我們吃八點十五分那場,所有人迫在餐廳外等安排入內,至少蝕了五分鐘;放心,五分鐘當豪俾佢,不過竟然九時四十五分就Last Order,即是實質有幾多時間食,你自己計喇,係,佢一定俾佢坐足兩個半鐘架。

Sunday, October 10, 2010

千嬅與Wyman的美好日子

正當明晚準備睇千嬅演唱會尾場之際,我正在聽很多千嬅的舊歌。她其實在音樂方面的確很有運(之前兩三年不計,簡直是撞鬼),一出道都有不少高手替她做音樂,填詞的也是:第一張唱片有林振強周禮茂林夕,之後,除了並不多產的何秀萍與于逸堯之外,當然是由兩大高手林夕與黃偉文。

一直有傳聞丁太跟黃先生在某年鬧翻了,於是從此黃先生沒有為丁太填詞,而更有傳聞指黃先生替阿臣填的最佳損友就是寫給丁太。傳聞真假我不知,但肯定是的確由《Single》之後再也不見Wyman為她填詞。

Saturday, October 9, 2010

憑良心做人

大家好,別來無恙嘛?我還不錯,只是工作較忙,而且忙得快樂,工作之餘都是回家跟兩名小公主談情玩耍;另外,這裡又突然失靈接近兩天,我想寫也寫不了。

昨天,你們知道嗎?首名中國公民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是劉曉波先生。我不是什麼政要,不方便發表個人意見,總希望還有言論自由在這個可以說話的小天地講講我皮毛的感想。

Wednesday, October 6, 2010

安慰失戀者的話

處境題:一個不算太熟的朋友(而你對他沒有惡意的)在面書公佈自己失戀了,你覺得作為朋友你想留一兩句安慰說話,你會說什麼呢?

首先,你肯定不清楚來龍去脈,只是從之前的留言知道當事人是頗難過的,你斷不能隨便留一句:「佢唔識貨嗟/之後果個會仲好」之類好有可能不對題亦說錯話的留言,你只可以說一些真正安慰失戀者的說話,是針對一個回復單身人士的安慰說話。

Tuesday, October 5, 2010

控制你的好奇心

現今寫字樓都是開放式,除非你是最大粒的那幾位,否則你都不要期望可以有高度私隱的工作間。開放式者,那些Partition有等於無,特別是你坐於通道位置,你在工作期間做乜是誰都看到的。

你以為我又想講上班釣魚?錯錯錯,今次想講的是,各位對其他同事在工作期間做什麼的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