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30, 2010

幸運兒

今早讀到一段新聞,感同身受,很想寫一些東西:

(轉載至AM730)英國衛生部就一宗嚴重醫療失誤道歉,受害男嬰Xavier Cutillo,至今左眼失明及腦部受損。他去年12月出世時難產,接生醫生7次施用吸盤仍不成功(指引只限用3次),竟蠻幹地用鉗強扯,粗暴拉出男嬰時,赫見他顱骨破裂,眼球脫落並掛在臉上,雙親頓由天堂墜入地獄。

Tuesday, September 28, 2010

我的家在紫禁城

是的,新鮮熱辣,今日午飯過後到太古坊的ArtisTree參觀這個由何鴻毅家族基金主理的《我的家在紫禁城》展覽。各位都知道我對中國歷史興趣不大,而且上次去北京都無去紫禁城,今次有這個就在附近的展覽,怎能不去呢?

先介紹一下:此展覽會在ArtisTree由九月十六日至十月十五日朝十晚八展覽,大家咪執書。有什麼吸引我去看呢?因為這展覽的公仔很可愛:

Monday, September 27, 2010

自戀狂

這是一個想寫了一段時間但又不知從何入手的題目。不要緊,今晚竟然有點眉目,就寫吧。

你喜歡拍照嗎?我所指示成為相片中的主角,即是被拍。有些人很不喜歡拍照,原因有很多:樣子不好看,不懂笑得好看,一對著鏡頭就渾身不自在等等。我呢?我喜歡拍照。

Sunday, September 26, 2010

雖然大聲不等於無禮...

實不相瞞:家父家母說話是頗大聲的,他們不是在吵架,而是習慣了。直至兩年前姪女出世,我們便有理由叫他們將音量收細。至於我,沒有這個慣性,只有慣性笑得很大聲。

有一個笑話,亦是實際感受過的:當你在外地聽到遊人大大聲說廣東話,99.9%都是香港人,然後我都會慣性不講廣東話兼速逃,呵!不過其實除了在外地以外,我們有時也要注意說話太大聲有否影響別人。

Saturday, September 25, 2010

這罪人不錯:李克勤《罪人》

最近在看一九九零年的勁歌季選至總選。看見劉德華首年獲得兩首入選歌,總選得到一首歌曲就成為最受歡迎男歌手,我想起去年的林峰,原來一切都是這樣夾硬來。台下的男歌手,張學友肯定不爽,但他後來好歹也是四大天王而且紅得發紫,反觀李克勤,或許他那一年也不相信自己會奪得最受歡迎男歌手,但後來的四大天王竟然沒有他的份兒,要遲很多年才獲得這個可能對很多歌手是心結的無代表性獎項。

李克勤算是那一輩歌手依然活躍於粵語流行樂壇,而且定期有新唱片推出。很有趣,最近三張我都有買,Today's Special普普通通,Threesome喜歡但印象不深,可能是林若寧的詞部份令我扣分,今次的《罪人》反而最得我心。

Friday, September 24, 2010

百感交集的東宮西宮九之十大九官

東宮西宮系列到了第九輯,我應該看過三輯,今晚是第四次看,是這次的《東宮西宮九之十大九官》,於文化中心的我跟友人們得到一個不止歡笑、但同樣想到很多關於我們身處的香港的問題。

有睇開東宮西宮的朋友都知道,這是一個本地最活生生的公民教育表演,同時亦是頭條新聞之外見證香港還有言論自由的表演節目。班底大致沒有變,除了陳淑莊不能再演之外,可喜的還有新血加入,而且演出還十分出色。

Thursday, September 23, 2010

三十樓的糖:Sugar @ East Hotel

好多朋友都略知我邊頭番工,如果知道,都清楚本人公司附近有一間新酒店。

前陣子知道同事們都喜歡放工後到該新酒店,不是尋歡,而是放工飲番杯。最近終於跟他們到過一次--位於酒店三十樓的酒吧Sugar。

Wednesday, September 22, 2010

何德何能辦亞運?

早前都說過,東亞運的成功令某些人被勝利沖昏頭腦,想越玩越大為香港申辦亞運,這是一件極危險又愚蠢的事。事隔年多,港府真的表明想申辦,而且只提供有限資料向市民咨詢,咨詢期只得六個星期,涉及的總投資金額為四百七十億港元,還未計通賬及超支。

昨日的記者招待會是非常有趣的:我不是公關,但從一個普羅大眾的角度,要推銷一件擺明蝕的貨品,然後試圖轉移視線強調非經濟利益,一切無可厚非,不過派出的官員實在有點讓我倒胃(以下純屬個人意見與觀感)。

Monday, September 20, 2010

又喊又笑的《一峰不能藏二汶演唱會》

去年紅館的沒有看,但聽了現場錄音大碟就大嘆走寶,因為除了歌好聽之外,一對相處廿幾年的兄妹細訴成長的故事也是很窩心的,有幽默有歡笑有傷感。所以知道今年再有,立即找朋友一起看,還選了尾場。

總覺得他們在新伊館的凝聚力比紅館更強,這晚舞台不大,但樂手很多,除了平日都有的還有絃樂與管樂,貫徹他們著重音樂的風格。

Sunday, September 19, 2010

聽她說故事:莫文蔚《寶貝》

我喜歡聽的歌手大都是唱出感覺,而非那些字正腔圓但不能感動我的。莫文蔚是這類:有人覺得她唱歌很難聽,因為都用喉嚨聲,但我卻很喜歡她的聲音,與及她表達歌曲的細膩度。經過一連兩張較為電子味濃的唱片,她繼續堅持唱作路線,音樂上沒太多花巧,以旋律及歌詞細訴故事,這就是她的全新唱片《寶貝》。

這張唱片繼續與張亞東合作,這次似乎他們想告訴大家:張亞東的不一定要很型格,也可以很真摯動聽的。

Saturday, September 18, 2010

苦中作樂

為何有這個題目呢?因為最近心情可以但狀態欠佳際遇亦是,其他不談,身體也不大好。如何倒霉呢?某一個早上行往巴士站期間拗柴,而之後巴士在途中被另一巴士撞尾,雖沒有人受傷但要在又熱又曬的早上等轉車;之後就患上感冒至今。另外除了換手電之外,戴了很多年的手錶玻璃面突然裂了;又試過有一天接近下班之際,到洗手間小解之後,拉鍊拉壞了,拉不上,西褲也要報銷,惟有扮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下班立刻去買...

不過有這個題目,自然有我的原因,因為我明白,凡事發生了就要接受,嘗試接受已發生的事,了解當中的意思。

Friday, September 17, 2010

再看大時代

早前收費台逢星期六一晚重播五集大時代,的確只可以用四粒字形容:欲罷不能。這是一九九二年的作品,當年,正值快樂的預科年代,而這一部由韋家輝導演的劇集以股票市場為主線,將兩個家庭由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恩怨帶出,以不同的角色刻劃人性。

這不是一部富豪恩怨爭產劇,亦不是什麼窮小子發奮向上的簡單故事,每個角色都有血有肉。

Wednesday, September 15, 2010

超級巨聲之同人唔同命

有沒有發現我從來沒有在這裡寫過今屆超級巨聲呢?的確有原因的:因為上一屆無線的亂來令我對於這個比賽毫無興趣,所以第二屆的出現,久不久從別人口中或者自己斷斷續續看過,發現參賽者整體水準不及第一屆,絕對諒解:看過第一屆無線的是是但但再突然加入外來人仲要超自己幾班然後贏埋,仲有邊個敢黎無線比賽?係都去友台啦下話。

不過又真係有班人覺得無線可以快有知名度,於是,出現今屆一班參賽者。周日的總決賽我也有看,所以我才寫這篇文章。

Tuesday, September 14, 2010

歌迷演變史

最近晚晚睇陳年十大勁歌金曲季選與總選,今個星期播放的是一九八九年,今晚看的是第二季,歌迷們還要為每個偶像組織啦啦隊即場表演,這對歌迷是極高難度的--因為個個要見樣,無得遮住個樣。

看了幾年季選,發覺歌迷在變,那種變都好有趣。

Monday, September 13, 2010

裙褲原殊?

是夜塞車途中聽著商一的左右大局,主持找來最近因為學校禁止女老師穿褲子而控告學校性別歧視的當事人,到節目中講述她當時的遭遇與及決定控告學校之後的日子。她的確能夠頗詳細的描述當時學校校長向她說過什麼,所以對於她當時的感受也頗能體會的。

如果不了解整件事的朋友可以上網找找,而這事最近是庭外和解的,事主在提控不久之後辭職,後來輾轉離開教育界。

Sunday, September 12, 2010

Novotel Citygate BBQ Poor徒Buffet

一直聽聞東涌Novotel的燒烤自助餐好掂,而且平靚正,所以不訂位休上Walk-in。今晚與兩名舊同學聚舊,終於第一次吃這Buffet,是位於Novotel Citygate三樓的BBQ Poolside Buffet,盛惠HK$179加一。

由於落狗S的關係,當然不能Poolside,於是室內食,師傅外面燒。

Friday, September 10, 2010

與時並進教育界

港孩是什麼?定義有很多,不過不重要了,大家心照。當那些家長一邊讀這些新聞一邊鬧,但同時自己的仔女都差無幾之時,他們只懂給子女十幾樣興趣班跟補習班,對於子女的自理能力或品行教育,沒多留意或關注。

不過他們有兩件事是永遠最懂做的:子女做錯便說他們年紀還少,再被責罵就會將責任卸給老師與學校。既然學校都慣性被屈,倒不如主動出擊反客為主!

Wednesday, September 8, 2010

別做舊手電

在我還未正式使用新手電之前,我用的是應該有起碼四、五年歷史的SE W810i。當正式開始用埃瘋的一個早上,我被埃瘋的鬧鐘吵醒之後,不知為何還聽到另外有鬧鐘在嚮。

原來是那個SE W810i!雖然關了機SIM咭失效,鬧鐘功能依然生效。於是我再開啟手機,將鬧鐘關掉。那一刻,我想起舊情人的關懷。

Tuesday, September 7, 2010

Crazy In Love挨瘋了

話說那個黑色星期五的慘劇之後,整個農曆七月都遇上不少不愉快事,不過不提了。至於那個慘劇之後換來的iPhone,One2Free的確快手,我十三天後已經有貨到手。

不過他們就比較得意,要我收貨後十天那個iPhone Plan才生效,原因是按截數日計算。不要緊,我收貨後在家中慢慢熟習其使用,這樣更好。

Monday, September 6, 2010

粗口.女

今日於某商場,時值放學時段,見到一些穿著校服的情侶,當街當巷咀已經不是新鮮事,但其實我跟著講的都不是新鮮事。

一男一女在嬉笑對話,然後突然你小我我小你,繼續嘻嘻哈哈,彷彿這是他們溝通的方法,沒有半點尷尬,用字純熟到不得了。

Sunday, September 5, 2010

設身處地的實例

很多時候我們也會叫人設身處地想想其他人的處境與感受,不過人總喜歡批評,都不是指網上隨口講的情況,而是香港人的確喜歡批評。

其中一個例子是我們很容易對於一些小朋友在公眾場合吵鬧頑皮而覺得同行的父母大人沒有管教,當然,我們知道有一些情況的確是父母縱容,但其實有沒有想過真正年幼的小朋友未必那麼容易受控呢?

Saturday, September 4, 2010

躲起來

很多港產劇集都有以下橋段:主角因為感情抉擇/事業失敗/喪失至親或者精神壓力很大,突然一走了之,到一個所有人都找不到他的地方,靜靜過日子,到想通了才再回到現實社會。通常劇集都不會交代為何那些主角可以躲起來沒有任何考慮,又會有錢話走就走,然後又總會無故有人找到他的--就如我最近喪追的大時代,一樣有以上情節。

現實生活的你與我,有沒有因為一些事而想躲起來呢?

Wednesday, September 1, 2010

甚麼時候期望加薪?

久不久都有新聞報導某些大機構的員工以示威罷工爭取加薪,一大班人爭取的通常不外乎僱主賺大錢而加薪加得少又追不到通漲等等。不過對於每年個別員工的考核,作為打工仔的你和我,對於加薪幅度又有什麼期望呢?

今日讀730專欄《人在中環》有一篇很有趣的文章名為《獎勵本份》,請先細讀,然後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