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2, 2009

一個時代的終結?關淑怡《Shirley's Era》

等了很久很久:在上一間唱片公司推出一張只有兩首新歌的細碟,關於我進化論讓人引頸以待她的回歸,縱使一首帶我去跳舞是十年前的作品一樣前衛與出類拔萃,然後,等待她的全新大碟。等不到,連唱片約也完了。之間又忽然間來首眾生花三千年前,驚艷讚嘆不絕,彷彿樂迷們已經不再介意她會否推出大碟,只要她繼續唱,繼續有新作,我們已心滿意足了。

大鑼大鼓的簽了新唱片公司,再次讓我們以為她真的會推出全新唱片,不過了解她的樂迷其實應該知道,她是那種較少吃老本的歌手而且對於個人音樂的水準與突破有著堅持與執著,只要她有好音樂,我們又哪怕等待。